在大學圖書館兩個可愛的女生正在K書,其中一個綁著馬尾的女生擦著淡粧,雙眼皮翹翹的睫毛下輕輕的露出一對靈動的眼瞳,櫻桃小口小聲的輕讀著眼前密麻麻的原文書。

另一個短髮的女生,把頭埋進書裡,過了一會兒又抬起頭來,充滿興味的看著她的女伴:”對啦,我要聽你說那個手錶的故事。”

“哪個手錶啊,毛毛,你唸書不專心喔。”馬尾女生說。

那個叫毛毛的女生說:”可是你怎麼都沒有戴那只錶啊。”

“如果是你,你會戴嗎?”馬尾女生問。

毛毛說:”當然會啊,拜託,一對上萬元的錶ㄟ,對學生來說已經是很名貴的吧。”

“好啦,等下唸完一個段落我再告訴你,現在我們先用功一下。”

那一年大二,夢蝶交了第一個男朋友。

她想送男朋友一個禮物,總之,一定要他喜歡的才行。

有次在餐館看舊雜誌時,她的男朋友看到一只限亮發行已經絕版的G-shock白色對錶,但是任憑夢蝶在幾個常逛的百貨公司找來找去,這只白色的限量錶就是缺貨。

交了男朋友以後,卡神還是常常打電話給她:”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也許你們約會之間有甚麼空檔,我們可以一起出去玩,或是他沒空帶你去的地方,他沒辦法來接你的時候……,我…。”

電話裡,夢蝶說:“其實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雖然,現在我交男朋友了,但是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真的,也許有一天我跟他會分手,但是你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好…朋…友…。)

卡神布揹著沉重的白色十字架,避開話筒輕輕嘆了口氣,一邊回著話:”你感冒了喔。”

夢蝶震了一下,雖然都喝過川梖琵琶膏才撥電話的,但是每一次,每一次卡神都聽得出來她感冒了。

“嗯,有一件事,想要你幫忙。”

“要借多少?”卡神布說。

“唉唷,不是啦。我想找一款手錶,不過我找了幾間百貨公司都找不到。”

“嗯。”卡神細細的記下型號跟特徵,他在網路的拍賣網站上面搜尋,也去過總公司的網站,打電話給總公司,都找不到這款對錶。

找過了全台北的銷售據點,就在卡神布都有點絕望的時候,他在回老家過節的時候,在家鄉的直營店裡面,眼尖發現那款對錶。

“叮!”卡神布一對眼睛就黏在展示櫃的玻璃上,一下都不敢眨,“老闆我要了。”卡神布搔著頭。

老闆點點頭,”請問同學你要刷卡還是要付現。”

“多少?”

老闆說了價錢。

“老闆!”卡神布突然虎目含淚,一把抓住老闆的手臂,”請您千萬把這只對錶收起來,給我十天時間,我一定會來買,這十天之內,請您千萬不可以賣給別人。”

老闆狐疑的看著他。

“不然十天後,我願意比定價多付一千。”卡神布眼神已經吞掉老闆的上半身,只剩下一雙晃動的腳還在外面。

“不用啦,”老闆也不得不為他的氣勢所折服,”我幫你保留這款錶,不過就十天喔,我就會拿出來賣啦。”

卡神開始打所有他知道的短期零工,他早上去永和豆漿店賣饅頭,中午上完課去學校的便利商店補貨,晚上兼三份家教,他成為學校中餐廳裡傳說的”35塊男”,每一餐都絕對不會超過這個價錢,對於每一道菜的價錢和重量瞭若指掌。

“等一下,請幫我把那塊蔥挑掉,那會影響到重量。”

“老闆,因為我最近在減肥,我的雞腿要濾油。”

“菜的位置請幫我裝平均一點,這樣秤重比較準。”

“老闆,這塊不要,請幫我夾左手邊屬過來第五塊的下面兩塊,份量比較剛好。”

傳說中的”35男”在眾人神乎奇技的仰慕眼神中拿回老闆找回來的十五塊錢,再次凱旋而歸。

然後每天,他都會找老家的小朋友去鐘錶店監視,”沒有啦,我沒看到老闆拿出來賣。”小表妹吃著卡神贊助的冰淇淋,拿著表哥卡神布印出來的手錶照片。

“你看清楚點啊,真的沒有還是已經被賣掉了。”電話裡面傳來卡神的聲音。

“你表哥喔,放心啦,我把錶收起來了。”老闆也被他的誠意感動,”這十天他就好好準備,我手錶這十天裡面非他不賣啦。”

“所以他最後真的買到這只錶,然後拿來送給你?”毛毛發問。

“嗯啊。”夢蝶微蹙著眉陷入沉思。

“所以囉,你會拿出來戴嗎?”夢蝶回過神來。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