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呵!」金色捲髮的萊絲雅一拳一拳結實的打在沙包上,忽然頭一側,一個高角度的迴旋踢就擊中沙包的高位,發出低沉的低鳴。

 

慕蘭妮透過觀察間的大面玻璃窗看著憤怒而專注的萊絲雅,少女的身形靈巧,像是靈動的白蛇,飛動著快速攻擊,一拳一腳都像是要置對方於死地。

 

這裡是情資局的秘密體技訓練室,位在民宅地下室,萊絲雅從蘭弼醫院檢疫完成已後就被藤原秘密的移到此處,進行訓練。

 

擔心萊絲雅的情緒仍然不穩定,監控室以及起居室裡二十四小時都有情資局的女性探員隨侍她身邊,以防不測。

 

窗戶裡的萊絲雅的眼睛裡燃燒著盲目的怒火,對照初次見面那個無助的少女根本就是兩個人,這讓慕蘭妮心頭一酸。

 

「我能跟她談談嗎?」慕蘭妮觸碰著監控室的玻璃側,充滿憐惜的表情,沒有回頭的問著藤原栗子燒。

 

「那要看你想跟她談什麼?」

 

「妳希望她接受父親的遺體相驗?還是妳希望她不要接受這個九死一生的臥底任務?」藤原臉上保持著一貫表面式的笑容。

 

「不過妳也看得出來,她是天生的殺手,不愧是提姆羅德的女兒,虎父無犬女!」

 

藤原栗子燒的表情認真,「我聽說提姆的女兒,從小就有接受專業的武術訓練,本來以為就只是練個樣子,沒想到功夫可是真材實料,槍法稍微訓練一下就十分出色,根本就是臥底任務的天生好手,完美到了家。」藤原的語氣難掩興奮。

 

慕蘭妮輕嘆了一口氣,看著萊絲雅巨大的轉變,她的心裡卻一點高興不起來,「我想知道為什麼她不接受遺體相驗,難道她不在乎父親的死因嗎?」

 

「慕鑑識官,」藤原的語音透露出一絲不快,「妳熱衷妳的工作,是一件好事。或許一個喪父的少女會讓妳悲傷,想再為她多做什麼,可是……,人死都死了,死者為大,家屬如果不要死者受苦,不願意接受相驗,妳就不要苦苦相逼了吧。」

 

「好好……,」慕蘭妮再嘆了一口氣,「這事我就不堅持了,但是……萊絲雅是提姆羅德的獨生女,『潛龍劫』難道會不知道她的底細?」

 

「到底提姆羅德是被誰下的毒手,『潛龍劫』必然嫌疑重大,或許『潛龍劫』就是殺了她父親的兇手!」

 

「倘若『潛龍劫』就如同你宣稱的一樣小心翼翼,你憑什麼認為『潛龍劫』不會起疑,萊絲雅的下場跟你那些不明不白死去的情資局探員會有什麼不同?」

 

「妳說的沒錯,讓萊絲雅去『潛龍劫』,的確是一招險棋。」藤原的笑意更濃了。

 

「不過我下棋不走死棋,雖然愛走險棋,但是更喜歡贏棋,萊絲雅的臥底我估計至少有一半的把握會成功……。

 

「提姆羅德跟『潛龍劫』交情匪淺,他不只是『潛龍劫』的軍火供應商之一,更是首腦德蕾莎的秘密情人,這件事我想連萊絲雅本人都不知道。情資局在提姆羅德死後,過濾了提姆羅德的秘密筆記和帳目,這才無意間探知的。」

 

「可是……。」慕蘭妮還想反駁。

 

「雖然我不知道對提姆羅德痛下殺手的是不是『潛龍劫』,但是究竟是誰殺了提姆,其實我們誰也沒有確鑿的證據。」

 

「就算真的是『潛龍劫』下的手,只要『潛龍劫』認定萊絲雅不知情,萊絲雅向『潛龍劫』尋求幫助的話,我相信德蕾莎是不會輕易殺了她的。」

 

「那為什麼萊絲雅會答應參與『潛龍劫』的滲透任務?」慕蘭妮說出了自己最在意的疑問,「你是不是暗示過她,『潛龍劫』可能與父親的死亡有關!」

 

「回答我!」像是不要讓藤原有狡辯機會一樣,慕蘭妮失控的大吼。

 

「慕蘭妮,我沒有說要滲透『潛龍劫』是件容易的事。」藤原中校嘆了一口氣。

 

「但是萊絲雅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情資局一定會讓萊絲雅表現得恰如其分的!」

 

慕蘭妮無言的張大了眼睛,看著著魔似的藤原,沉默的對峙了一陣子,氣憤的走出了監控室。


加入刀人粉絲團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