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月警政廳餐廳裡的電視,幾乎全天候都在播放新聞頻道,對於每天生活在社會新聞中的警官來說,這就是生活縮影的回顧。

 

新聞的焦點從社會新聞轉到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主播在電視上口沫橫飛的,民調是如何的接近,各地不停有大型的造勢晚會。

 

執政黨因為總統的貪污疑雲,讓曾經如日中天的聲望衰退不少,民意代表在政論節目裡卑劣的攻擊在野黨總統候選人的健康不佳,選舉的垃圾招數,哪個國家都少不了。

 

拓跋剛、戴陶立和武藤嵐坐在遠離其他同事的地方,扒著飯,除了鋼筷與鋼碗的碰撞聲之外,只有沉默籠罩。

 

拓跋剛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命懸一線的少女。

 

武藤嵐則是拿飯配火氣,用力的扒著飯,好像每個飯粒都跟他有仇,扒了一會兒,「咚」的一聲放下了鋼筷。

 

「情資局這次根本就是衝著我們警方來,還要我們簽什麼保密協定,硬是一個屁都不能跟局裡的人吭,嫌我們平常辦案逮人還不夠辛苦就是了,這次根本就是要我們送死。」武藤嵐吹著鬍子瞪眼睛,氣憤難平。

 

「噓,小心隔牆有耳,情資局弄不好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放了監聽器,」戴陶立也嘆了一口氣,「當警察當這麼久,還沒這麼像個被矇眼的驢子,藤原那傢伙說一步,我們也只能做一步,情資情資,全都是他們說出來的,到底真真假假,實在是……,唉……。」馬上又嘆了一口長氣。

 

「阿剛,你也要有點分寸,我告訴你,你給我好好的活著,一狗票奇怪的案子還怕遇不到,還怕破不了嗎?」武藤嵐生氣的看著拓跋剛,對於他剛剛的衝動還是很無法釋懷。

 

拓跋剛憨憨的咧嘴一笑,「是,學長!」心裡卻還是繫在那個剛喪父的可憐少女,為了成為變態殺手組織的臥底,不知道需要犧牲、扭曲到什麼樣的程度。

 

「下午監控『潛龍劫』殺手的任務,大家務必要小心點,雖然情資局把我們當成過河卒子,但是我們的理想比他們更加遠大,我們不只要辦『潛龍劫』,還要辦很多命案、破獲很多殺手組織,所以老話一句,辦案誠可貴,小命價更高。」戴陶立認真的看著拓跋剛。

 

學長…,藤原中校用提姆羅德的女兒當臥底,到底會有幾分把握,如果我是『潛龍劫』,只求嚴謹小心的話,根本不由分說,當場滅口。」拓跋剛聽了慕蘭妮轉述藤原的話,還是十分憂心。

 

「唉……,」武藤嵐搖搖頭,「藤原說的是很冠冕堂皇,光就提姆羅德死後『潛龍劫』的不聞不問,他們肯定就是殺害提姆羅德的頭號嫌犯了。」

 

「如果要提姆羅德的女兒咬死理由是『怕被滅口,所以請求父親生前強而有力的組織庇護』,這話你說會有多可信,這第一只能靠演技,第二只能靠造化了。」

 

「提姆羅德的女兒手上唯一的王牌,就是老爸跟殺手頭目過去有段情,藤原壓寶的是德蕾莎會因為舊情心軟……。」

 

「但是你說一個殺手組織的頭目能有多正常,會有多念舊,萊絲雅又不是自己的親身骨肉,搞不好還是跟哪個情敵生的,說不定一見面份外眼紅,二話不說就殺了人,而且情資局對於『潛龍劫』的掌控度這麼有限,又是怎麼找到這條線的,我個人是很存疑。」武藤嵐越說頭搖得越用力。

 

「簡單說,我看藤原是孤注一擲了,他壓根兒沒把握。」武藤嵐很不以為然。

 

「只能說如果第一面見到德蕾莎沒有殺她,德蕾莎一定會想盡辦法試探她,除非萊絲雅可以消弭德蕾莎的所有疑慮,殺手組織才可能真的接納她,不然,萊絲雅的潛入就不算成功,掌握的組織機密也很可能是『潛龍劫』想混淆我們的假消息。」戴陶立也不看好。

 

「不過我猜情資局也不是靠魯莽走到今天的,或許藤原那老鬼真的幾分勝算也說不定。」看著拓跋剛越來越深鎖的眉頭,充滿失望的眼神,戴陶立也就不忍再潑冷水。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