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政廳,廳長室。

 

藤原栗子燒中校站在眾人面前,向「獵人」小組舉行秘密簡報:「各位同仁,為了不要引起過多的議論,我們往後都會在廳長室簡報,如果有同仁問起,就說是廳長召集。」

 

「這位新加入的組員比斯吉,是我們情資局的幹員,他不會加入任務本身,最主要負責各位的武器和設備供給,各位大可放心,你們有本局毫無保留的後援。」

 

比斯吉是個看起來不太靈光的中年胖子,戴著厚重度數很深的大眼鏡,看起來是個典型的宅男書呆子,不過對於高科技電子儀器和通訊後援似乎還算是有些說服力,他一一向眾人致意,藤原中校也將眾人一一介紹給他。

 

慕蘭妮坐在位置上,偷偷觀察著藤原。

 

藤原的眼神沒有悲傷,甚至是一丁點可以發現的情緒起伏也沒有。

 

藤原放了一張龍的圖騰在幻燈片上,簡單的圓形線條,是一隻小龍在迴圈裡追逐自己尾巴的模樣。

 

「這就是殺手組織的圖騰,我們小組的目標!」

 

「以『潛龍劫』為名的新興的殺手組織,根據我們的線報,鄰國里略的總理槍擊案、喪靈堂堂主賈飛命案、斯本特爆炸案都是『潛龍劫』過去的代表作。」

 

「以最近的兩年為分野,近來乍看之下活動幾乎消生匿跡,只剩下零星的個案,但是……,根據情資局對跨國資金的監控,匯流到『潛龍劫』海內外帳戶的金額幾乎是十倍數百倍數爆炸性的增加!!」藤原的聲音表情十分戲劇化,突然一個關鍵性的停頓,引得眾人豎耳傾聽。

 

「推論是因為近來的手法更加細緻,很多案件幾乎已乎已無法追溯到與該集團有關,從『潛龍劫』崛起這幾年來,各國被下手的政要巨賈難以估計,老實說,該組織猖獗的程度,應該遠遠超出我們手上所知的的資訊。」

 

「我們需要仰賴各位老道的經驗,從各個不起眼的案件中交叉偵辦,確切的掌握該組織的犯罪紀錄,然後決定性的鏟除這個已經影響到我們國家安全的組織!」

 

藤原中校接著請拓跋剛、戴陶立以及慕蘭妮分別報告手上案件偵辦的相關過程,算是小組內部的經驗分享。

 

「這個組織非常小心,本局曾經破獲組織一共四處的藏匿點,但是破獲後立刻就引發了自爆裝置,根本無從獲得實質的情報,硬拼闖入似乎難有進展,我想聽聽各位的想法。」藤原中校微笑著環顧全場。

 

「中校,我臉皮厚,就不客氣的先說了,」武藤嵐從座位上發言。

 

「第一個方法是引蛇出洞,透過第三人雇用該組織殺人,如果不能從組織端監控,我們就監控目標物,看能不能追蹤到殺手,在任務進行中或完成時,加以擒獲。」

 

「第二個方法,我們鎖定其中一個組織成員,調查他的背景和弱點,進行圍捕,抓獲後獲取情報,如果找到足夠吸引對方的條件,或許可以讓他輸誠,再把該成員放回組織中,獲得足夠的情報後,進行攻堅。」

 

「第三,派人滲透組織,不過依照『潛龍劫』的能耐,第三點的危險性太大,我不認為可行。」

 

「總之,目前對於『潛龍劫』的了解太少,當務之急是獲取情報,再來談找到弱點,或是消滅組織。」

 

「非常好,」藤原中校如果不在情資局工作,應該很適合什麼成長團體的心靈導師:「年度風雲警官就是不一樣,推論切合邏輯,切中我們手上擁有的選項。」

 

「不過我必須特別強調一點,我們小組最大的優勢,就是敵明我暗。」

 

「第一次正式與該組織接觸,除非必要,我不希望打草驚蛇,所以……我的選項是二或三。」

 

藤原中校一個躍起,坐上了廳長書桌,繼續說:「不諱言的,滲透該組織本局不是沒考慮過,可是接連兩三名探員一加入組織就遭到滅口,如同我說的,『潛龍劫』是個充滿心機,處處小心的組織,難度很高,這個舉動很危險,說是九死一生一點都不為過。」

 

這時坐在坐位上的拓跋剛,卻早已漲紅了臉,聽著眾位前輩縝密的分析,拓跋剛覺得自己對於小組的貢獻太過渺小,他是多麼渴望可以戰勝那個躲在陰暗處的對手。

 

正義的絕對與完美無瑕,就是他投入警察工作最大的動力,哪怕是要赴湯蹈火,只要可以讓他稍稍更加接進這個夢想,他眉頭也不會皺一下。

 

「嘎」一聲拉開了座椅,拓跋剛堅定無比的說:「我願意去。」

 

「拓跋剛!」武藤嵐一驚,戴陶立也怒叱:「笨小子,熱血不是這樣用的!」

 

就連冰山美女慕蘭妮也張大著一雙美目,怔怔的看著熱血燃燒的拓跋剛。

 

武藤嵐起疑的看了一眼藤原栗子燒,站起來用力的把拓跋剛壓回座位裡,冷冷的說:「如果情資局跟我們警方合作的目的,就是希望找幾個不怕死的傻小子,那也就把我們警方看得太扁了。」

 

「嗯,拓跋警官……,」藤原栗子燒又露出一抹難以猜測的微笑,似乎有一點不懷好意,「當然是很不錯的人選,以你的身手,要能夠成功殺人取信於『潛龍劫』,倒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拓拔警官,要成為一個好的臥底,消滅邪惡的怪物,第一步就是要成為怪物本身,你有這個覺悟嗎?」

 

拓拔剛怔了一下。

 

「咳咳,可是……,」看著武藤嵐跟戴陶立怒火快要噴出來的表情,藤原栗子燒的表情卻像個惡作劇的小孩:「你們都是『檯面上的人』。」

 

「你們的資料太公開,太容易被掌握,拓跋警官風采奕奕的模樣,就算摸進組織裡,九成也是滅口一途,根本不是適合的滲透者,我們需要殺手組織不會注意到的人。」

 

呼──。」就連慕蘭妮也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我手上倒是有個不錯的人選,」藤原有些得意,「是個勇敢獨立的女孩,她是提姆羅德的女兒……。」

 

「萊絲雅!」慕蘭妮驚呼了一聲,霍地用力的站起來,怒視著藤原栗子燒中校。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