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小珞醫院的醫療糾紛竟然也跟殺手組織有關係……,難道是家屬委託殺手殺了他的家人,然後來跟醫院詐財?!」拓拔剛骨碌的轉動著眼珠,還在思付剛剛藤原話語裡的玄機,開始胡亂瞎猜了起來。

 

慕蘭妮微微一笑,說:「詐財的殺手集團,拓拔警官,你的想像力也真讓我大開眼界呢!」

 

走出廳長室的兩個人,比肩在走往下樓的階梯上。

 

「哈,也是,殺手就是殺人拿錢,哪還花這麼多心思走法律途徑,去動賠償金的腦筋。」

 

拓拔剛孩子氣的往前蹬了兩階,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是,我是慕蘭妮,藤原中校……,」慕蘭妮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起電話,停下了腳步。

 

拓拔剛挑起眉毛,望向慕蘭妮。會議才剛結束,慕蘭妮就接到藤原栗子燒的電話,難道發生什麼不太尋常的事?

 

「藤原中校要我去幫他解剖相驗一個遺體,」慕蘭妮一邊向拓拔剛解釋,一邊像在思索,「他只說是他的一個朋友,希望我特別幫忙。」

 

「一個朋友?」

 

「一個朋友。」慕蘭妮聳聳肩,拓拔剛的問題,她也沒有答案。

 

揮別了拓拔剛,慕蘭妮回到自己的研究室,幾個身穿黑色制服的人擺了一具用黑色袋子裝好的遺體在解剖桌上,正要離開。

 

黑色制服的人沒有與慕蘭妮目光交會,但是慕蘭妮注意到他們的制服上都繡著NSB的字樣,應該是國安局的縮寫 (National Security Bureau)

 

慕蘭妮還不及細想,遠遠的就聽到藤原暴怒的聲音!

 

「這就是!混蛋狗養娘的,擺明是衝著我們來!」

 

「這是第二個案子了,你告訴局長,我要局裡全部的資源,全部!」藤原回頭注意到慕蘭妮,突然壓低了聲音,慕蘭妮只能遠遠看見藤原氣急敗壞的表情。

 

「呼──。」講完電話的藤原,吐了一口長氣,走回到慕蘭妮身邊。

 

「我想你都看到了,這袋子裡的遺體,是國安局的探員,以前是我在情資局的老同事,叫唐晟,」藤原的表情很快的平復下來,繼續說著,「他在出任務的時候,被暗算了,被送到醫院裡急救……,死了……。

 

慕蘭妮戴起手套,穿上防護袍,打開屍袋。

 

原本她預期,這應該是一具充滿致命外傷的遺體,或者是慘不忍睹的爆破傷、槍傷,但是一打開拉鍊,她的表情難掩驚訝。

 

腫脹的臉頰、浮腫瘀黑的眼皮、大片出血點的角膜,就連淚液都是血色的汁液。

 

一個五十歲粗壯的黃種人男性,七孔流血,多處大片瘀血,肚子漲得像隻紅色的大牛蛙,這怎麼看都不像是外傷!

 

藤原不置可否的迎向慕蘭妮的眼神,像是表明了不會提供進一步的資訊,而且態勢理所當然。

 

慕蘭妮按下了錄音設備,抬頭看了看頭上的電子鐘,「現在是下午的一點三十八分,執刀者,慕蘭妮。」

 

「解剖開始。」

 

從胸腹劃開後,慕蘭妮不得不拿出負壓的抽吸管應付源源不絕的血水,在遺體的肚子裡,是一遍紅色的汪洋,出血情況之嚴重,即使是慕蘭妮,都沒有看過這樣的情況。

 

不過大抵上,病人應該是死於多發性的內出血沒錯。

 

解剖相驗有一定的流程與步驟,慕蘭妮繼續解剖到了胸廓和氣管。

 

「嗯?!」慕蘭妮注意到遺體呼吸道明顯的浮腫,肋骨多處骨折及出血,心臟除了肥大之外,旁也有數量可觀的積血,很明顯,死者生前應該經過完整的急救過程,包含CPR壓胸和插管,但是……?!

 

經過完整的解剖流程,慕蘭妮沉默的將遺體劃開的胸腹器官一一縫合,一邊整理自己的臆斷。

 

「解剖結束,死者明顯的有多發性出血,應該是藥物過量或中毒導致的凝血異常;死者經過急救,解釋了肋骨多處骨折卻沒有外傷,但是最終的死因……。」

 

三個多小時的解剖過程,藤原眼神失焦的望著前方,像是失了魂一樣,毫不忌諱的站在解剖台附近,這時候像是醒來一樣,聚精會神的聽著慕蘭妮的說法。

 

「是過敏造成的嚴重喉頭水腫,插管多次但是失敗,所以呼吸道的創傷都在咽喉部的上端,」慕蘭妮脫下了防護衣,「死因是嚴重的過敏反應。」

 

「你的意思是?不是他殺?」藤原的眉頭緊蹙,像是不太喜歡慕蘭妮的答案。

 

「我的猜測,」慕蘭妮沉吟了一下,「應該是強力老鼠藥中毒,造成凝血功能異常在先……,多發性的出血,但是這種老鼠藥,通常都要48小時左右才會出現嚴重的出血……。」

 

「送到急診室以後,常規應該就會立刻施打解毒劑,也就是維生素K,」慕蘭妮說:「這種解毒劑,有不少在高劑量下造成嚴重過敏反應,讓病人死亡的案例。」

 

「至於說他殺,因為老鼠藥起初一兩天的症狀都不明顯,如果送醫延遲,可能造成病人嚴重出血,甚至死亡……,但是單單中毒本身不能算致命……。」

 

「那如果殺手知道唐晟對維他命K過敏……?」藤原的語調哽咽,眼神卻燃燒炙熱的怒火。

 

「老唐有心臟病,本來就在吃一些抗凝血的藥物,有一次因為凝血功能超標,吃口服的維他命K就有過敏的記錄。」藤原解釋。

 

「照你所說……,」慕蘭妮感覺到身上起了雞皮疙瘩,接下來的推論連自己都不寒而慄:「如果下手的人真的知道病人過去的過敏狀況的話,那麼這就是一個陷阱……。」

 

……老鼠藥中毒……,就是死者必然的死因!從中毒後沒有症狀、兩天後的大出血、到醫院急救、使用解毒劑以及解毒劑造成的過敏反應,一切都是已經寫好的劇本!」

 

「必死無疑!」

 

慕蘭妮聽見自己的聲音在……發抖……

 

駭人聽聞!

 

難以想像!

 

聞所未聞的殺人案件!!!

 

加入刀人粉絲團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