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醫生難為,偶爾會跟老朋友聊起,如果不當醫生可以幹嘛?

得到的答案很多,不外乎就是賣雞排、擺地攤、賣泡沫紅茶。


但是誰都知道只是講講,不真的會去做。說穿了我們這輩子,除了當
醫生,根本甚麼都不會。

股市怎麼走,套匯怎麼操作,保險怎麼買,雞排怎麼炸好吃,地攤怎
麼擺賺錢,這大半輩子,除了醫療,腦袋再也沒對別的東西感應,終於到了得業報的時候。

這本書,是我廢棄小說很久以後,重新動筆的長篇小說。

我最討厭那些毫無邏輯,憑空發生的情節,但是小說是很特別的表演形式,少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情節,少了一些稍微超出常規理解的劇情,好像就浪費了這塊充滿無限可能的畫布。

即使我很努力的把每個環節都合理化,裡面還是有很多光怪陸離的橋段。

故事說的是一群殺手和警方鬥智的故事。

雖然為了商業考量,要灑一點狗血和好萊塢,一些中央情報局啦、殺手互搏的武術場面,乍聽之下很老梗,但是包裝在裡面的,其實是一個勵志的故事。

內容講述一個外科醫生轉行當殺手以後,面臨的大徹大悟,大起大落,九死一生,故事裡的情節,也許滿足了一些人的喜好,但是對我而言,其實大大的滿足了我精神上的冒險。

過去的我很少寫推理的、或是解謎的小說。

但是有一天我在醫院上班的時候,或許是病人太不聽話,或是又有醉漢大鬧急診室,又或是健保局又毫無根據的核刪了應該要做的檢查和藥物。總之在某個情境之下,我想到一個自己覺得有趣,但是別人可能覺得很無良的問題:「一個醫生能有甚麼特別的方法殺人?」

我的意思是,就專業的角度,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一個人,事後不會被追查到,死因也合情合理,不容起疑。

我以為醫學系七年來大考小考不斷的地獄訓練,再加上五六年在急診室的打滾,看透人世間悲歡離合,這種不入流的問題,隨隨便便都可以想到一打。

但是困擾我的,索盡枯腸,除了那些下藥、下毒、臨床上容易被追查,常規的抽血或是臨床表現就露陷的下乘手法外,我竟然想了一整天都想不到一個讓自己心服口服、完美無瑕的殺人手法。

刀人 2012.06.27. 於竹北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