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過後,武藤嵐吃飽飯跟一群同事在餐廳裡看新聞,一則新聞讓大家議論紛紛。

 

藍月地區的重量級醫院── 月小珞教學醫院爆發了開院以來最嚴重的醫療糾紛。

 

一個叫做葛雲佳的胸腔外科主任,因為病人在開完刀以後第七天猝死,所以家屬認定醫院有疏失,抬棺抗議還找來媒體,為了求一個公道,答應了相驗解剖。

 

畫面像是跳針似的不停播放著家屬聲淚俱下的哀淒、護理站遮掩媒體拍攝的手掌、幫忙召開記者會的執政黨議員態度強硬的嘴臉,對照著醫院發言人三緘其口的沉默,真相似乎早就呼之欲出。

 

依照電視主播的報導,病人是因為自發性氣胸所以從急診住院接受手術,原本開刀過程順利,高高興興的準備出院。

 

不知為何在出院前一天突然血壓驟降,然後病人昏迷,急救無效,在醫護人員圍繞搶救的情況下仍然迴天乏術,讓家屬完全沒辦法接受。

 

因為病人恢復狀況良好,家屬本來抱了很大的期望,沒想到這一住院開刀就天人永隔,憤怒的家屬包圍了醫院,要主刀的葛雲佳給個交待,目前仍有待解剖相驗,釐清真相,全案已進入司法程序。

 

醫院發言人表示,葛雲佳主任拒絕對外發表任何聲明,僅表示一切救治過程均符合醫療常規,不做任何評論,靜待司法調查……

 

重案B組的戴陶立湊過來打探消息:「老武啊,你們那個黑社會集體斃命的懸案,有沒有什麼進展啊?」

 

武藤嵐笑一笑,回他說:「難啊,拓跋剛這小子是很興奮,一頭熱的偵辦這個案子,不過現場沒有任何蛛絲馬跡,看起來是個老手,膽大心細,一個可疑的指紋還是毛髮都沒有,內外場的服務生都說當天沒什麼可疑的客人,我們過濾了在場所有的人,也沒發現什麼端倪,帶來警局裡問案的時候還有小姐失心瘋,亂扯一堆說一定是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把我們搞得人仰馬翻的,總之就是一整個白忙。」

 

「聽起來局佈得很深啊,監視器也沒看到什麼不對的地方嗎?」戴陶立跟武藤嵐是同一期進到警局裡的,算起來也是局裡屬一屬二經驗老道的人物,想幫忙出點主意。

 

「你也知道,酒店包廂裡面怕客人忌諱,包廂裡是沒有攝影機的,不過當天是有幾個酒保說是生面孔的外地人來消費,還差一些人我們還沒問到案,說不定是這些人裡面藏著兇手,還要再追查下去。」武藤嵐搔搔頭。

 

「這個人手法太高明了,絕對是訓練有素的pro(專業)」戴陶立歪著頭思索著。

 

「線頭埋得越深的,爛污一定扯得越大,耐心點,這傢伙總有下一步的」武藤嵐還是一副胸有成竹,老神在在的樣子。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