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我想了第二天第三天,(哪個醫生這麼無聊),終於讓我想到幾個比較漂亮的殺人手法。

 

以這些手法為主體,一個虛擬的社會為背景,架構起一個多線交錯的劇情,除了幾個正氣凜然的警察外,不少角色都多疑、算計、為求目的不擇手段,某種程度反應了作者內在的黑暗個性。

我深信殺手組織演化之必然!

 

如果真的有這種組織的話,像物種的演化一樣,他們不應該只是消滅「目標」就任務完成。

 

如果雇主夠聰明,他們會要求殺手用「對的方法」殺人。

 

也就是說,如果他希望某個議案不要通過,就要確保殺關鍵人物後,議案會如預期的不通過,而不會出現一個幕後人士或代理人繼續推動議案,甚至加快議案的通過,那雇主或是這樣的殺手,都顯然不夠聰明。

 

書裡的殺手,是一種演化的結果。

 

他們不只是殺人這麼簡單,還控制情況往雇主預設的方向發展,相較書中其他沿用老派想法的殺手,顯得較聰明。

 

說一件讓醫界朋友都很嘔的事。

 

根據一項不具名的統計,雇用殺手殺人最熱門的理由是「情殺」,費用的價格通常是三百到三千美金 (什麼?!這種事還有公訂價?)

 

相較於醫院裡,毫無殺人動機的急診醫生,一次的醫療糾紛平均約賠償一百五十萬美金 (台幣四百四十萬)

 

醫療有一種不確定性,也就是說,同樣的病情、同樣的治療,某甲會得到好的結果;某乙卻可能出現嚴重的後果。

 

就好像雇用殺手殺人不可能每次都成功一樣。

 

但病人家屬不能接受這點,法官也不同意模糊地帶,所以一個醫生的下場,怎麼說都比一個殺手難看。

 

筆者記得有次在醫院裡,聽到外科醫生跟病人解釋病情。

 

「如果開刀會怎麼樣?」家屬問。

 

「很可能會死。」醫生回答。

 

「如果不開刀最嚴重會怎樣?」

 

「很可能也會死。」醫生說。

 

現在的法官,要求醫生開刀前一定務必講解所有可能的、最嚴重的情況,而且一定要確實讓家屬和病人明瞭。

 

不管有沒有簽字,只要家屬事後表示醫師說明不清,就推翻了醫師說明的完整性。

 

以現今醫療圈衍生的防禦心態,我猜醫生也必須進行某種程度的演化,如果不接受這樣的演化,恐怕也最好提早轉行。

 

但說真的,醫生轉行後到底可以幹嘛?

 

即使是完成小說的此刻,我都還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

 

說不定,我們也能稱職的,當個職業殺手?!

 

你說呢?

 

                                 刀人   2012.06.27. 於竹北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