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有框架的。」坐在木製的桌椅裡,男子彷彿看見自己在課堂裡的矮小身影,中學老師嚴肅的對大家說話。

 

「在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以前,這個社會就有一道一道的框框,所以我們走路會等紅綠燈,踩到別人的時候會說對不起,這是我們與社會磨合的結果,像是與生俱來般自然。」

 

「但當你突破了一個框架以後,人的忍受度就會變大,只要不是突然的巨變,人總是可以漸漸的習慣,在脫離框架的恐懼與不安全感消失後,就會開始建築另一個框架。」

 

「只要在那個習慣的框架裡,人就會覺得安全。」他還記得老師是個地中海禿的中年男子,略帶鼻音,喜歡把手插在腰襠的褲子裡,像是一個過氣的日本武士。

 

「有些框架是可以突破的,有些框架是不能碰的,因為一旦你突破了,擴大的框架可能就會跨到別人的框框裡,讓人覺得自己遭受威脅、不安全。」

 

「為了避免過度擴張的自由,避免那些會妨礙到別人安全的自由,所以我們有法律,去懲罰那些過度擴張自己自由的人……。」

 

男子記得正在上公民與道德課,當時的自己極度昏昏欲睡,在半夢半醒之間,卻不曉得這些記憶為什麼可以這麼鮮明的留在自己的腦海裡……

 

「你是王和明先生嗎?」小姐走到診間外面叫人,空盪盪的大廳,只坐了他一個人,所以護士小姐走上前問他。

 

男子有些羞赧的搖搖頭,看著護士小姐離開的背影,男子不知何故的嘆了一口長氣。

 

「今天的急診室還滿安靜的,大家晚安。」男子站起身,自言自語的說著,說完還打了一個大呵欠。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