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蘭妮看看手腕上的白瓷腕錶,再過半個小時,警政廳長要請她去衛生廳的直屬蘭弼醫院去看一個病人。

 

這事也真是不尋常,慕蘭妮的工作竟然從死人延伸到還躺在床上的活人,不過她猜想廳長的命令是有原因的。

 

蘭弼醫院是首都藍月衛生廰的直屬醫院,除了專門治療棘手難治的感染疾病之外,裡面也有不少衛生廳的行政單位,負責監控整個國家傳染疾病防制的安全網,常駐著許多頂尖的醫師、技術員和微生物專家。

 

主建物是一棟二十三層樓、用黑色花崗岩堆砌的堅固建築,沿著八米寬的首都運河而建,環境清幽,座落在萬坪碧草如茵的草皮綠蔭之中,樓頂還有停機坪,接收從外院搭乘直升機的重症病人使用。

 

在醫院二十三層頂樓,這裡是貴賓級的負壓隔離病房,專門收治政府要員。

 

在隔離病房的門口,九個穿著西裝的大漢,彼此間都有通聯系統,像是在保護什麼重要至極的人物。

 

慕蘭妮在衛生廳官員的引導下,通過重重關卡,來到隔離病房的外面,等待西裝筆挺的保全通聯確認後,放行讓他們進去。

 

對慕蘭妮做簡報的是一位七十歲的老醫生,他是衛生廳感染防疫的第一把交椅,叫做達倫。

 

從隔離房的外面,慕蘭妮認出躺在病床上不停嘔吐、面色臘黃的病人,是本國以及整個諾蘭德地區的主要軍火供應商,上過好幾次雜誌封面的年度風雲人物,四十出頭一副英俊挺拔的俊俏模樣,就連慕蘭妮的媽媽都加入了民間在臉書上自行成立的粉絲團,算是全國女性的大眾情人。

 

但是現在的模樣,當然稱不上挺拔,更別說英俊了。

 

達倫醫生把病人的症狀和病情發展一一做了描述。

 

「我們的病人乍看之下的確很像是急性黃疸出血熱症候群,老師都跟我們說,診斷內科的疾病應該只找出一種病,能夠最廣泛的解釋病人的症狀,因為一個人要同時得到好幾種病的機會很低,不過……,」達倫老醫生清清喉嚨,指著隔離房裡的病人:「提姆羅德的情況很特殊,他懷疑有人要對他不利,因此尋求本國的政治庇護……。」

 

「對於感染性疾病的診斷,我的經驗當然不能跟您的團隊相比,但您說有人要對他不利,是認為有被人毒害的可能?」慕蘭妮提問。

 

「病人的症狀惡化很快,伊波拉病毒、登革熱、瘧疾任何跟黃疸出血熱可能相關的疾病,我們都在進行化驗中,應該再過幾個小時就能夠有初步的結果,只是,這個病人維繫著整個諾蘭地區武力的恐怖平衡,為了避免引發戰爭,上頭交代下來一定要全力搶救,老實說,我們的壓力也十分沉重。」老醫生面色凝重。

 

「我需要採集一些病人檢體和分泌物,看看我能提供什麼協助……,請問一下病人家屬有類似的症狀嗎?」慕蘭妮問道。

 

「病人有個十九歲的女兒,叫萊絲雅,現在在我們二十一樓的隔離病房觀察中,目前沒有任何症狀,所以只是觀察。」

 

慕蘭妮點點頭,說道:「達倫醫生,我希望您可以安排我與她會面。」

 

「嗯……,」達倫醫生面有難色的沉吟了一下:「病人就這麼一個女兒,跟病人相依為命,在爸爸生病之後,萊絲雅小姐目前情緒起伏很大,不只不肯進食,還數度硬闖隔離室,打傷工作人員,為了怕意外,已經被我們安排進到了保護室,如果我們能夠徵得她同意與合作,就可以立刻安排。」

 

「謝謝。」慕蘭妮向老醫生點頭致意。

 

在等待達倫醫生的同事穿著隔離衣進到房間裡向病人採集檢體的空檔,慕蘭妮仔細的透過隔離前室的外門端詳著提姆羅德行將就木的氣色,凸出的眼球、泛黃的皮膚、乾裂的嘴唇、彌留的眼神,像個瀕臨死亡的綠巨人浩克。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