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今天是我畢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三線一星的年輕警官拓跋剛興奮萬分的走了進來,把手放在胸前凝重的說,還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終於等到那個我一直在追尋的對手了!」他把手上的資料,一股腦的放在另一個資深警官武藤嵐的辦公桌上。

 

「喔,小李飛刀出現了嗎?還是北越冷血殺手?」學長宏亮的聲音語帶詼諧,打趣的看著這個老是喜歡小題大作的學弟。

 

「我告訴你,我早就厭倦那些變態殺人魔了,一天到晚都是肢解還是焚屍,想到就讓人想吐。」

 

「這個案子那才叫做乾淨俐落,如果我是BOSS,一定也高薪禮聘這一種。」年輕警官在學長面前把資料攤了開來,全是受害者充滿驚恐的死狀,摀著自己的喉嚨,像是看到貞子一樣張大了驚恐無比的雙眼,正要扯開喉嚨大叫,卻在一絲氣息都喊不出來的瞬間斷氣,「全都是一擊斃命!沒留活口!」

 

「受害者是因為這個小小的傷口死亡的嗎?」學長指著喉頭一點點的瘀傷。

 

其實認真講起來,這只是輕微的鈍傷,連個拉扯開的傷口都看不到,這樣的外傷可以致人於死?!

 

武藤嵐皺起眉頭,似乎不太相信。

 

「這就是厲害的地方了,原本這個案子最先趕到的A組同事還跟我說,現場沒有外人,可能是黑道自己一言不和自相殘殺……可是明明就是同一個幫會的,要也兩個人鬥毆互殘而已,沒道理進到包廂裡的,全部你殺我我殺你的全死光了。」

 

「而且……,拔槍的拔槍,可是現場就是找不到一顆子彈,所有人的身上全翻遍了,更找不到一個彈孔。」

 

「這麼說,都不是槍傷了?」武藤嵐的眉頭鎖得更深了。

 

「可不是嘛,」拓跋剛越說越興奮,「法醫組的同事還繪聲繪影的,說不要是什麼髒東西才好,說不定真的是電視裡跑出貞子,讓所有人都一下子心臟病發,全嚇死了。」

 

「去!他們這群學科學的,也就說出這麼一點道理來啊,那慕蘭妮博士怎麼說?」

 

藤藍警官指的慕蘭妮,可是藍月警政廳的大紅人,雖然進到局裡資歷不深,可是從國外取得法醫鑑識的博士學位後,在組裡就履履抽絲撥繭,發現足已逆轉案情的蛛絲馬跡,讓重案組大大露臉,破了不少案子,更兼是氣質出眾的冰山美人,警政廳裡追求者眾,讓不少人提到她名字就會臉紅心跳,舌頭打結。

 

「就是說啊,要不是我們冰雪聰明的慕蘭妮大博士心思細膩,說不定就要變成懸案,以喉嚨遭致鈍器所傷致死做結,還好有我們大博士在。」拓跋剛看著天花板,再次把手掌放在胸前,發自內心的盛讚這個出類拔粹的同事,同時臉頰泛起微微的紅暈。

 

「你的意思是?」武藤嵐怕拓跋剛又賣關子,只好自己先開口問。

 

「慕蘭妮說這絕不是傳統的鈍器,死者眼白都有細小的出血點,是因為窒息死亡的,如果傷口是鈍器所傷,力道要能夠穿透喉嚨,造成喉嚨裡的組織水腫或是碎裂窒息,那表皮的傷害一定非常嚴重。」

 

「再者,要能在一瞬間打倒這五六個大漢,用鈍器一瞬間精準的打碎這些人的喉嚨,他們卻一點反擊的能力都沒有?!那要不就是這個人身負絕世武功,出手如電,不然就是會點穴,全部通通定住不動了再來捏喉嚨。」拓跋剛把剛從慕蘭妮那邊聽過來的加油添醋的說了一遍。

 

「現場都沒發現什麼武器痕跡?」武藤嵐眉頭更加深鎖,靠上了背後的椅背。

 

「除了這幾個喉嚨上極易讓人忽略的小瘀傷以外,完全沒有其他外傷,拔槍的人連開槍都還來不及,就全部中招,連話都說不出一句,屁都吭不了一聲,這絕對是高手,這絕對是我一生都在尋找的對手!」拓跋剛虎目泛淚,雙手交插於胸前,像是在禱告,身體激動的微微顫抖。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