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酒店殺人事件

 

零晨兩點鐘,在首都燈紅酒綠的大樓鬧區裡,有群人在酒店的包廂裡嬉戲。

 

充滿煙味的狹小空間裡,混雜著地毯的霉味跟女人的香水味。

 

吧檯的一角,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男子,跟酒保點了一杯咖啡。

 

「冰咖啡,不加糖。」男子的眼神遲頓,半閉著眼睛,像在思索,又像快睡著般的無精打彩。

 

吧檯的小弟偷瞄了一眼這個來酒店點咖啡的男子,覺得有些突兀,不動聲色的遞上了咖啡。

 

男子抽了一根煙、再一根,抽完第三根菸中間,男子突然大咳了起來,彷彿就像一個不會抽菸的人,硬是抽完菸,然後猛力嗆到一樣。

 

咳了好一陣子,男子舉起玻璃杯牛飲了一口冰咖啡。

 

「怎麼他媽的這麼苦!」男子咒了一聲,然後把還點燃的菸一把浸熄在冰咖啡裡,在黑暗中飄起了一縷淡淡的青煙。

 

男子站了起來,急急忙忙的像是尿急要找廁所,快步走向大廳的入口,卻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一溜煙彎進了長廊最裡面的包廂。

 

「誰准你進來……,」包廂裡兇神惡煞的保鏢大喝一聲,隨即就是「啊──」,摀著喉嚨再也說不出話,只是滿臉驚訝的看著男子,像是看到了不該存在的東西。

 

包廂裡的燈光昏暗,煙霧瀰漫。

 

但是在金屬鋼管鑲置的中央,有三道如同聚光燈一樣的崁燈光柱,像個充滿誘惑與戲劇張力的舞台。

 

些微噴出的血珠在燈光中如同水舞一樣的旋轉跳躍。

 

右邊飛奔來的殷紅咻地一聲穿過了光暈,從左後激射出的血雨,無聲的落到黑暗的角落,混雜一陣混亂的咆哮聲、低俗含糊的咒罵聲,在幾分鐘之後,舞台逐漸寧靜,除了躺下的,站著的男人都摀著自己的喉頭,說不出一句話。

 

圍繞著男子不高的身影,刺龍刺鳳的身體一個個不發一語的望著男子的方向,詭異得像在行注目禮。

 

但,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如此猙獰,雙眼微凸,青筋暴露。

 

除了行動自如的男子之外,時間就像凝結了一樣,所有人都僵直的站著。

 

男子在燈光下拔掉了口罩,露出剛剛在吧檯時穿的紅色T恤,拉下了無菌手套,哼著小曲,一邊平靜的把工具收進自己的包包裡,慢慢的走進聚光燈探照不到的黑暗裡。

 

酒店裡的狂歡,硬生生的靜止在零晨兩點鐘過後的一刻。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