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看到小獸,我的前任女友,就像是看到一個在原地一直轉圈的陀螺,總是從一個有趣的想法開始,或是一個無端的念頭,就開始對一件事著迷,然後繞著它轉來轉去,看著看著,我也從駐足端詳,到不由自主的邁開了腳步隨著這顆陀螺轉了起來,就像行星跟太陽一樣,雖然應該是行星對著太陽轉,但是站在行星上看卻感覺是太陽日昇日落,分不清楚誰對著誰轉,就好像去瑞典這件事……

雖然說過去的我總是天南地北的喜歡到艱困的地方走闖,但是講起蜜月,縈繞在我腦海裡的還是椰風搖曳的小島,踩著浪漫的白沙早餐前走到海中央逐浪,喝過英式下午茶以後,兩個人不受打擾、漫無邊際的談心,在枝椏間躍動的陽光下,相擁著傭懶的在吊床上入眠

黃昏的時候,腳踩著金黃的細砂,砂礫順著海流在每一步起腳的時候拂過腳底,兩個人亦步亦趨,走到延伸到海中央的涼亭,在燭光下,那一刻裡,沒有甚麼看不完看不懂的病人,諱澀難懂的醫學理論,沒有奔碌庸忙的緊張,沒有流動的時間或是蒼老的疑懼,然後在即使是睡夢中都要緊抱著對方的稚氣裡,感覺到永恆。
 














我承認這樣的蜜月想法真是有夠老掉牙的,而且有點娘,已經到說出來會臉紅的程度,但是當從新娘小獸的口裡,椰風搖曳的南洋風情換上了穿上大衣還有點蕭瑟的北歐街頭,為爭風吃醋的大打出手的紅毛猩猩換成了拖著雪橇載聖誕老公公的麋鹿,就連荅里島讓人傭懶得不想起床的四柱床都換成了IKEA的宜家家具,老實說心裡的期待有些落空,但是看著小獸這幾個月以來蜜月目的地的轉變......從前半年立志要坐的澳洲熱氣球,到三個月前吵著要飽覽的克羅埃西亞風情,中間也說過一定要橫越納米比亞的紅色沙漠,但是陀螺轉著轉著,又義無反顧的轉到北歐,聽說那個遙遠的地方,對年輕人來說摳摳太少去到那裡活不了,對老人來說骨頭太鬆飛機坐太久去不了,但是我又跟著那顆讓我著迷的陀螺,從曼谷轉機經阿姆斯特丹,飛到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在離地 三萬英呎 的飛機上,感覺整個旅行的細胞像是從極度壓縮的工作裡一整個膨脹,又開始自由自在的呼吸,就這樣開始了我們這輩子第一次的蜜月旅行……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