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是大女兒,手上握著跟阿母相處數十年來記憶的碎片;一邊是兒子和媳婦,握著另一部份經年累月的病情線索,但是三個人都沒有刀人一樣的渴望,想拼湊出阿婆迷途的原因。

 

兒子和媳婦這時靠近了刀人:「五月還有來住過院,不過醫生說肺都好了,可能是膽囊發炎,有點腸阻塞,這喘到底什麼問題?」

 

「肺都好了……。」刀人忘情地重複這幾個字,做電腦斷層的信念剎時間更加強大起來。

 

在所有的疾病之中,急診醫師最擔憂的就是那些攸關血管的大事,不管是心臟血管不通(心肌梗塞)、腦袋的血管不通(中風)、或是肺部的血管不通(肺栓塞)

 

「催一下電腦斷層室,我們要儘快做檢查!」刀人對冰雪聰明的護士說。

 

肺栓塞在這些要命的診斷之中,就像周星馳電影裡的好折凳一樣,可以藏在民居之中,隨手可得還可以坐著它來隱藏殺機,就算被警察抓了也告不了你!無色無味卻殺人於無形,抽血也檢查不出來,除了難以解釋的氧氣濃度下降以外,幾乎難有直接的證據!

 

「吭噹!」說時遲那時快,門口走進來第三位女子,三個親姊弟在三人六目電光石火的相交後,卻不約而同的別過頭去。

 

刀人一邊處理著其他掛號進來的病人,等待電腦斷層室的通知,兒子和媳婦再次來到他的面前。

 

「醫生,我姊姊(二女兒)來了,你等下還是要麻煩跟她再講一次狀況。」

 

刀人於是立馬拉來二女兒,再次濃粧豔抹、粉墨登場,把來龍去脈再嘔心瀝血的說了一次,一直講到做電腦斷層的必要性為止。

 

「阿婆過去有什麼疾病?一直都在我們醫院看嗎?」刀人露出鞋貓劍客少女漫畫的眼睛,堆起一顆一顆的星星,誠心祈求回應。

 

「之前有在XX醫院旁邊那家醫院看過,名字我忘了。」二女兒其實也算客氣。

 

「喔!OO醫院,那是為什麼去那邊看?」刀人繼續在眼睛裡堆星星。

 

「也是因為喘。」

 

等等!我們重來一下!

 

因為在刀人的耳裡,這些字比較像這樣:「也──是──因──為──喘!!!!!!!!!!!!

 

「咚──咚──咚──咚!!!」如雷灌耳!擲地有聲!

 

「那時有跟你們說什麼原因嗎?」刀人儘可能按耐自己驚聲尖叫的情緒,怕驚擾了甫出洞的小兔兔。

 

「是因為…..好像是肺栓塞!」

 

聽見沒有!是──肺──栓──塞!!!!!!

 

又是空中一記奔雷,劃破寂靜的夜空!

 

刀人的心情就像初夜一樣,又興奮又怕受傷害,又懷春又想裝在室。

 

「可是,阿婆沒吃抗凝血藥啊?」刀人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用力的巴了自己兩下,感受臉頰上火辣辣的痛楚。

 

「好像好了就沒吃吧。」二女兒說。

 

「怎麼可能……。」刀人很懷疑。

 

「等等,兩年前都是我弟弟帶他去看比較多,我們是兩年前開始交接的。」二女兒把楚河漢界畫出來,表明自己和弟弟手上擁有兩張完全不同的拼圖。她招招手,把弟弟叫過來。

 

「肺栓塞?哪有?」弟弟殘酷的想擰滅刀人心中的明燈。

 

「明明就有!那時候你不是也有簽病危!」二女兒生氣了。

 

「叫你來又不來!」

 

「我哪有不來,是你自己每次才沒來!」

 

「垃圾!」

 

「人渣!」

 

眼看第三次世界大戰一觸及發,刀人趕快以肉身擋在三人中間。

 

「等等!我剛剛看過他的舊病歷!」刀人像是拿出般若心經想降妖除魔一樣,把病歷高舉在空中!

 

「他在兩年前有在我們心臟科拿過抗凝血藥,後來呢?過了好一陣子沒來了耶!」

 

「為什麼?!」

 

刀人厲聲的問,用眼神嚴峻的審問著三姊弟。

 

「我有叫安養院的帶他來啊,一定是安養院的偷懶沒帶他來。」二女兒開始起兵反抗。

 

「那上次住院,你們收住院的醫生怎麼沒給我媽吃抗凝血藥!他應該要看舊病歷啊!」小兒子炮火突然打向刀人。

 

「醫生認識病人才幾分鐘,你認識你媽一輩子,她的百年歷史活生生在你們的眼前、在你們的嘴巴上,做家人的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完整的病情,你要期望醫生比你更了解你媽?!做夢吧!!!」大概是惱羞成怒,刀人變身成綠巨人浩呆,開始在曼哈頓肆虐,把自己的OS都全都吐了出來。

 

這讓三姊弟愣了一下。

 

阿婆終於走出了迷霧森林,電腦斷層上清楚的證實刀人心中的診斷── 肺栓塞。

 

工作能力啵棒的急診護士小姐開始分工合作的進行治療,把小花阿婆合力送往加護病房。

 

刀人坐在診間裡,卻不禁思緒紛亂地想起自己的阿母……

 

還有「養兒防老」…….

 

「三個和尚沒水喝」……( <----亂入)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