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直江兼緒

“直江兼緒是日本史上顯為人知的作家,但是他卻是描寫水鬼傳說的始祖。”鹿譯嘶又發作了,上課上到一半,遲到的他從綜合教室的側門熟練的閃過課堂講師的視線,一屁股坐到我旁邊,我還沒虧他兩句竟然就對我開始閒扯淡。

我望著他停頓了一會兒,心中的輕蔑竟然被一種由衷的敬佩所取代,到底他哪來這麼多鬼點子,每天都可以想出有的沒有的換新花樣兒對我唬濫,難道我待人的真誠,竟然讓他指望我已經相信他的人魚鬼話。

看著我不說話,他又自顧自的說了:”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芥川龍之芥的河童是抄襲他的,真正目擊河童的是直江兼緒本人。”

我的下巴快掉下來了,對於這麼有創意的唬濫還真的讓人狠不下心打斷,”認識你這麼久,我還不知道你連日本文學史都有這麼深的涉略。”

我想,他的唬濫天份,全世界大概只有我一個人了解吧。

“直江兼緒為甚麼會這麼默默無名,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太過沉迷於捕獵河童了,當時芥川龍之芥還只是個沒人認識的毛頭小娃娃,每次巴著直江兼緒抓水鬼的空檔央他講故事,最後因為直江兼緒不幸因為他偉大的夢想而壯烈捐軀,才會變成是由芥川龍之芥寫出河童的故事的。”

我沉痛的點點頭,但是反擊是不可少的,我悲壯的拍拍他,告訴他有種就把這種事情在小說選讀的通識課發表出來。

當時的我從來沒想到,國文老師竟然給了他全班最高分,激賞他對於日本文學的苦心研究,評語竟是:”直江兼緒對於日本神怪小說的貢獻功不可沒。”事後想想真叫人吐血,當時聽他一席唬濫的我,心中早有定見,歷史上所謂的”直江兼續”根本就是上杉景勝的家臣,被已經上洛官封關白(相當於中國宰相的職位)羽柴秀吉封為戰國七柱槍的使槍高手,與德川猛將本多忠勝齊名,欺負我沒玩過信長之野望?不懂日本戰國史?不要以為只改了一個字我會不知道他又是唬濫的。

我想這件事多少影響當時年少的我,逐漸變得憤世嫉俗的原因之一。

“水鬼這件事,各家的說法不一。”鹿譯嘶若無旁人的開始展開他滔滔不絕的政見發表,還好大學教室的課堂寬敞,教授仍起勁的講著讓人昏昏欲睡的藥理學,一點都沒受到影響。

“我還是比較認同直江兼緒的看法,畢竟他是唯一真的看過水鬼的目擊者,他說水鬼是一種怨氣的累積,當有人在一個地方溺死以後,因為對人世心有未甘,所以就在那個地方找替死鬼,只有用同樣的手法同樣的地點如法泡製,他才可以把另一個人弄死讓自己投胎轉世。”

“那不是跟一般的說法一樣嗎?”我納悶了。

“就跟你說直江兼緒是日本水鬼故事第一人,後來各家說法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他的影響,所以你才會覺得好像跟大家的說法都一樣。”鹿譯嘶露出鄙視的眼神,對我悲憫的搖搖頭。

(啊你不都穩贏了。)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