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當我年輕時 我對生命 有一連串的問號
於是我不停追問
當我 聆聽了各方的角度 也擺開畫紙
任性的用自己的看法闡述 代表自己的本質
在空白的畫面上從各種角度塗上色彩 隨著角度的變幻
屬於秘密的空白越來越少 畫面中的我 則越來越清晰
直到我也成了某某某人 不再瘋狂的挖掘 探索的欲求越來越少
那我就老了吧 當一切問題都有了答案
我存在與否的疑問也灰飛煙滅 我是誰
誰是我都已經凝固 不再波動 這樣的生命
直得玩味眷戀的部份 還有多少 ?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