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樞機三老

這一夜,皇城依然波盪……
樞機處的辦公室內,樞機三老正在密商著甚麼事……

牆上有一張圖表,分別寫著王者候選人的名字。

燭光在三人身上忽明忽暗,微光中映照著三人變幻莫測的表情,顯示了在他們心底也正在經歷著激戰,需知這三人手握役政軍事、稅歷庶務、考舉銓敘,在官員中他們可是僅次於宰相無為,深深決定這個國家發展的核心人物,對於這次國君選拔,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事實上,早上六人名單出爐之前,他們對於六人的身家輩景、財務狀況、人格特質以及過往醜聞都有了深刻的掌握,只不過他們並不在乎將來的君主是不是個強者,他們在乎的是哪個候選人最能符合他們的利益,能在扶正以後對他們維持現今狀態,甚至更上層樓有所幫助。

骨瘦如柴的劉老,是個瘦小的老頭,一張馬臉幾乎都要垂到地下了,身形在三人之中最矮,他首先發話了:「依我的看法,這幾個人裡面是強者最合我的意了,不曉得你們的看法怎樣?」

體態發福的鄭老,泛油的臉上裂開油滋滋的微笑,他說:「我可以理解劉老你的看法,強者這小子年紀小,看來是很可以操弄的對象,再加上他在政經軍事上都沒甚麼地位,比較起來危險性也比較小,就算他想要反抗我們,只要我們可以擺平無為那個老頭子,其他大概沒有甚麼難處。」劉老聽了直點頭,正想發話,可是鄭老卻又說了下去: 「但是……我個人覺得不妥,我認為他是很難纏的腳色,雖然有可能他根本就對皇城的這個位置沒有特別的興趣,但是我卻覺得這種年輕氣盛的年輕人最難拿個準兒,有可能他會是我們上手難度最高的對象。」

聽鄭老這麼一說,劉老就急了,趕忙問下去: 「那你到底說說你覺得誰好啊?」

鄭老摸摸光滑的下巴,彷彿都要滴出油來,他的臉上泛出因為肥胖擠出的酒窩,在陰側側的笑聲中,他說出了他的看法: 「我想我們都同意,齊老、柳山謙跟武道這幾個人我們是不選的了,這幾個都有太深的影響力,等到真的弄成王者,對我們任何一個都不能算有利…」劉老點點頭,巴巴的望著鄭老要他說下去

鄭老說:「我想阿瑟斯倒是好擺平,愛錢的人總會有弱點,我們也掌握了世界各地他八十九個小老婆的居所,不過別忘了,他這個人是很貪的,等到他有了整個王國,恐怕我們想要怎樣誘惑他都不把我們看在眼裡了,所以他也不行。」

「我最屬意刀人,他這個人醉心於醫學,對於其他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只要我們讓他好好去弄健康保險還有全民體檢的大計畫,包管他沒甚麼心思放在其他的地方,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對,我認為他最好。」

劉老睜大了眼白,彷彿陷入了長考…

鄭老搖搖濃眉白髮的史老,發話:「史老大,這件事情你倒說一說,看怎麼辦。」

史老沉吟了很久,有這麼一世紀的時間彷彿他動都不動,長長的白眉垂到地板上,有的時候看他輕輕的點著頭,沒撥開他的眉毛還真難看的出來他到底是有沒有在想,還是根本就在打瞌睡。

不過看起來兩老是已經很習慣他這個樣子,很輕鬆的等著史老頭發話。

委頓的史老這時候突然從喉頭發出一點點聲響,那聲音就像許久不動的機器剛要發動時候發出來的鏗鏘聲,他終於說話了:「這事不太好辦,不過我看也沒這麼難辦。」

劉老一聽有點昏倒,不過他知道史老的性子,所以還是很有耐心的聽他說下去。

史老呼出了一口長氣,「刀人當然好,怕只怕…他跟無為那老頭子的交情,刀人可是他很屬意的對象,無為老頭早就想好好改善這個國家的醫政,我想到時候留在這個大廳裡面商量事情的人可能不太會是我們。」

彷彿說話說得太費力,史老又噓了口氣,嚥嚥口水,他說:「強者好些。」

鄭老也急了:「那你剛剛是都沒在聽我說嗎?這小子可是難講的狠!」

「呵呵」,史老憨憨的笑了,好像笑得完全沒有心機那樣,他說:「你們可別忘了,我們手上握有一張重要的王牌。」

三人相視大笑,乾啞的笑聲迴盪在大廳裡,顯得有些恐怖,但是命運的輪,同時也開始轉動了。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