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鄙與侵犯本擬會在餐桌上 肢解女體
卻低估了非洲和女性 長久以來的 忍耐
輕笑 因為沒有正片衝突的記憶
招惹不起的懸殊 只有逆受一襲輕薄
我看不真切 妳心底曾有的淚
只哀悼 妳我非關性別的差異

不過就是一份工作
沒能夠表達輕愁
每個人都倉皇逃逸的國土
沒人記得隨身攜帶 自尊
在推崇肉體的齟齬中 貶抑膚色位階
白雲的獸欲 駕馭著黑色小島
只因色調上的 天壤之別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