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0013P28DT20130727111715  

     據說急診醫師歷經無數的生死,參與過千百回兵荒馬亂的急救,浴血的手一次一次與死神在鬼門關前拉扯,在無數的經驗累積後,會成為一位貨真價實的急診醫師。

     不是只看看感冒、開開藥那麼簡單而已,這些用血與生死寫成的故事,會徹底的淬鍊一個人的心智,將他天賦的小宇宙放大到極限。

     這時候,得道的急診醫師,擁有野獸一般的直覺,不需要透過繁瑣的檢查、也不需要開口問出祖宗十八代的病史,只要經過一個將死的病人身邊,即使病人仍然與家人談笑風生,大口嗑著嗆鼻的榴槤、臭豆腐,都無法阻礙急診醫師,從他身上嗅出……死亡的味道。

 

    說時遲那時快,急診室的門口又走進來一個氣宇鬚眉的男子。

    儘管男子不吭一聲的強自忍耐,還是痛楚難耐的扶著自己的腰,一跛一跛地移行到檢傷的櫃台。

  

   「掛號。」男子一個踉蹌,向檢傷護士遞出了健保卡,勉強地從嘴裡蹦出兩個字,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還簌簌的流下。

   「先生怎麼了?」充滿經驗的檢傷護士熟練的量起血壓,測量體溫,確認病患不適的地方。

   「我腰痛!」男子的話語仍是簡短,臉上青筋暴露。

   「痛很久了嗎?有沒有過敏史?慢性病?尿路結石?」護士小姐察覺來診病人的痛苦,立馬加快了問話的速度,並且提出很合理的診斷。

   「剛剛痛起來,沒有……,沒有過敏,結石……好像有。」男子勉力地回應護士的提問。

 



   「R君!」檢傷護士叫住一個住院醫師的名字,請他過來探視病人,一邊體貼的想推張輪椅讓男子坐下,無奈經過一夜的病患湧入,不只沒有躺床,連輪椅都已經用罄。

     R君輕快地迎了上來,把男子引到診間,扶著他一邊就開始問:「先生你痛多久了?突然痛起來的嗎?之前有沒有結石?」R君雖然是住院醫師,重點式的提問已經很有經驗,承襲著急診醫師不拐彎抹角的直白。

 



     男子的疼痛似乎稍稍有紓解了,開始可以回答問題:「剛剛半夜兩點開始痛起來的,痛起來真他媽的要命。」

   「你之前有這樣痛過嗎?有沒有尿路結石的病史?最近尿尿是不是紅紅的?」R君繼續問,問診就像猜謎一樣,抽絲剝繭,投石問路。

   「之前我公司身體檢查的時候,醫生有說過我有腎結石,那應該是有吧。尿尿喔?顏色比較深,有點像……。」

   「麥仔茶的顏色嗎?」R君接話。

   「差不多吧,最近工作忙,比較沒時間喝水。」男子擦擦額頭上的汗珠,看起來似乎是好一點了,眼神多了幾分沉穩。

     R君點點頭,再詢問了幾個問題,滿意地拿出尿杯和X光單,讓男子去做檢查。

 

    這是尿路結石很典型的表現,坐立難安的痛,痛到會冒冷汗,扶著疼痛的腰走進急診室,有時候會吐、想大便,尿血,一切都像教科書上寫得一樣,R君在病歷上飛快寫下了診斷,又再繼續去看病歷夾上的病歷,一點都不敢怠慢。

 

    今天晚上一起值班的是急診界的傳奇人物V6,據說熟讀中醫聖典傷寒病論,又是美國影集怪醫豪斯的忠實粉絲,精通診治各種疑難雜症,總是一眼就能抓出住院醫 師的錯誤所在,看病頂真又仔細,排跟他一起上班的住院醫師都人人自危,深怕哪裡看走眼,又免不了被V6海念一頓,偏偏V6自小在鐵工廠裡長大,嗓門大、說 話又是急診醫師式的直白,總是讓你感覺到臉頰發燙、無地自容,非找個地洞鑽進去或是挖個井跳下去不可的難堪。

    就在R君仔仔細細反覆看著觀察床上面的病人時,突然感覺一陣風從耳畔呼嘯而過,回頭一看,果然就是V6那顧盼自若、野獸般的身影,經過診間旁邊,恰恰就是男子照完X光片、留到小便後等待的位置。

 

    R君心中一凜,腦海像死亡前的跑馬燈一樣,飛快地跑過今天晚上看過的病人,心中暗自禱告,不要又有什麼漏膏的閃失,一邊想著今天下般後要記得去五金行買一把鋒利一點的刀子,免得到時候被念,憤而切腹的時候只有短短的手術刀,不夠順手。

    V6的眼神在病人間流轉,犀利的像是可以透視骨頭的X光機,突然一個回頭眼光落在眼前的男子。

 

    在與男子雙目交錯時,V6靈光乍現,突然心頭受驚,一瞬間死亡的味道強襲而來,如此清晰,無庸置疑。

    V6問R君:「這先生是怎樣不舒服?」

 



    R君鬆了一口氣,自信滿滿又故作輕描淡寫的說:「就尿路結石啊,之前就有病史。」毫無畏懼的迎向V6箭一樣的刺臉目光,展現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

    V6的眼睛骨碌碌地轉動著,R君暗叫不妙,他的世界突然停止下來,靜靜地等待末日的審判來臨。

 

    誰都沒想到,V6突然收起肅殺的表情,滿臉堆笑的扶起男子。

  

   「快,幫我找張床來!」V6笑盈盈地把男子慢慢的扶向超音波室。

    R君心中突然忐忑不安起來,難道V6再度發揮了超越常人的感知,發現自己診斷上的盲點?!

 

    V6把病人扶上檢查台,將超音波的探頭放在男子的肚子上,一個龐大的主動脈瘤,突然從男子肚子裡的大血管上,跳到超音波的螢幕上。

    就在V6急忙找來心臟血管外科的醫師,打電話通知家屬,開始幫病人做開刀準備的同時。

 

    R君感覺自己好像中風了,全身發麻。

 

    須知這個主動脈瘤非同小可,潛藏在肚子裡面,無色無味,卻是殺人於無形,下一秒病人就可以死在你面前。

    雖然覺得百般自責,但是R君卻無暇感覺到誤診的羞愧,他感應到V6頭上迎面而來的光環,是那麼的光彩耀眼,讓他一陣暈眩。

  

 

   「就是這個光!」R君浸沐在聖光之中,手舞足蹈,心中充滿喜樂,衷心渴望有朝一日可以具備學長般的神一樣的身手。

 

    年輕的住院醫師感受到上帝的神蹟,不禁雙膝一軟,跪在地上,讚頌造物主的美好,趁著V6走出來,馬上對著他膜拜,並且抱著他的大腿說:「學長學長,你是不是嗅出了死亡的味道!快點教教我!」

 

    沒想到V6冷冷地說,我其實也不覺得你的處置有問題,可是你難道沒有認出他是誰?

 



   「他……是誰?」R君還沒回過神來,忘情地問。

 

   「他是天X盟的大哥啊!你怎麼會沒認出來!如果處理上有什閃失,那就不是剁下小指頭給個交待那麼簡單,我們急診室裡上上下下幾十口人命,是死是活,都看這一把了,醫院的自動門我肯定是沒有防彈的啊!」V6的嗓門又大了起來。

高捷耍槍扮帥氣殺手.jpg 3c4b0c246edd4908c99559c.jpg   


     R君跪在地上,在親吻著V6走過的地板同時,不禁心想:「我認得出菜依林、粥杰倫,可是怎麼會有人記得社會版上看到過的黑道大哥?!上帝,我讚美你啊!上帝啊!我仰慕你!!!」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