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急診看診間的桌上

放著一朵玉蘭花

淡雅的清香

是爸媽最喜歡在路上買來

掛在車上

那種熟悉的味道

 

儘管在人前

形容急診醫師有諸多褒貶的溢美之辭

醫界的海軍陸戰隊

或是十八般武藝樣樣全能

但在真實的世界裡

快速正確的診斷

只是一種天職

沒有掌聲

只能無聲的黑白默劇裡自我安慰

自我肯定

 

幾天前一位頭痛的女性

因為腦部血管瘤破裂

醫院的會議裡

談論的都是神經外科醫師如何運籌帷幄

放射科醫師如何神乎奇技

千鈞一髮的栓塞了血管瘤

卻不會有人注意到

年輕的她沒有頸部僵硬

能夠立刻確診也是萬幸

然而這都只是急診醫師自己的小確幸

榮耀是屬於鎂光燈下的

 

像火影忍者一樣

我們是醫界裡的暗部

 

然而今天看完一位腹痛的阿婆

阿婆的家屬臨走前

留下一朵玉蘭花

說是要跟我結緣

 

濃郁的芬芳

陪伴我直到下班

久久不散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