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現代網路的發達,我要抓水鬼的事情很快就在網路傳開了。

 

facebook上我的塗鴉牆冒出了有一百多封的留言,還有將近300多人次的讚,很多多年不見的老朋友突然冒出來,要加我為聯絡人,facebook一如往常的同情心氾濫,就連抓水鬼這檔沒頭沒腦的事也一堆人起勁的回你:「加油!」或是「太酷了,兄弟我挺你!」之類的話

 

不過網路的力量還真是無遠弗屆,我收到來自我國小同學,一封非常有趣的email

 

水鬼怪談

 

親愛的朋友,據說你最近熱衷於補捉水鬼,讓我想到小時候的一件事,雖然剛開始只是模模糊糊的靈光乍現,但是經過了幾天幾夜,一段回憶從朦朧塵封的記憶裡開始活絡,變得越來越鮮明起來。

 

在老家附近的河床裡,據說住了一隻水鬼。

 

族裡的長輩,只要家裡的小朋友不乖,就會提起那隻水鬼。

 

譬如說會講:「再哭的話就把你丟去餵水鬼」,或是「晚上或是沒有人的時候千萬不要到那條河裡去玩」,甚至是「那隻水鬼是曾祖父的老朋友」之類的說得天花亂墜,起初我也都不相信那兒有鬼,甚至有時發了小孩子性老往那邊跑,不過說穿了我畢竟還是個乖乖聽話的小孩,從來沒在夜裡或是人少的時候敢在那逗留。

 

有一年,上游的丘陵地因為地震,落了土石流,淤積在河床裡,把原本的河道改了方向,很多人靠河床的莊稼都被淹了,我們家的田也淹了,鎮公所開了會,說要把我們的田重新分配到河道新成的沙洲邊,老爹跟一些村民一大早就聚集起來說要去農會抗議,因為擔心不知道哪時候天公又翻了臉,把河道再換了位置,那靠河好不容易種起的農作又會再次付諸流水,白費心血,因為大人忙著起事,我越發無聊,就一個人去了家裡被河道淹沒的稻田旁。

 

在小小淤沙稍微高過河面的河堤邊,我遇到了一個東西。

 

他披頭散髮的低頭坐在河邊,看起來樣子怪嚇人的,起先我打算拔腿就跑,因為很難不把這個「東西」跟水鬼聯想在一起,就在我轉身的時候,我聽到身後的聲音。

 

一開始那聲音很難聽辨,像是水車喀咑喀咑拍打水面的聲音,又像是很低音很低音的簫聲,聽起來又像是某種遙遠年代的歌曲,有些單調的旋律,不禁讓我有點想聽清楚到底唱些甚麼,不知不覺我就停下了腳步。

 

雖然好奇心高漲,但是我還是打算,如果一聽到甚麼追趕我的腳步聲,我一定沒命的逃到街尾才敢回頭,就在這時候,後面的東西說話了。

 

「怕甚麼,我又不會吃了你去。」混濁的聲音像是男音,卻又讓人有點不確定。

 

「水鬼是孤獨的,人魚是自由的水鬼是痛苦的,人魚是快樂的,」身後的東西往覆一直唱著一段旋律,聽了好幾遍,我終於聽懂了一部份,但是這減低不了我天生的好奇心,出於某種高漲的情緒,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巨烈的跳動,那感覺彷彿是心臟就要被甚麼東西挖出來一樣難受,但是我還是忍不住開口了:「為甚麼人魚是自由的?」

 

「水鬼是孤獨的,人魚是自由的」他像是對我的話充耳不聞,繼續唱著他單調的歌曲,過了一世紀這麼久的時間,他彷彿又突然意識我在他身邊般的嘟嚷,那感覺又像是有些生氣:「為甚麼問人魚?為甚麼?為甚麼不問問水鬼是怎麼孤獨的!!為甚麼?!你不怕我把你吃了嗎?」那東西的聲音變得兇狠,讓我的好奇心稍稍的退縮了一下,我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準備拔腿就跑。

 

「怎麼?不跑嗎?」那個八成是水鬼的東西問。

 

「怎麼?你要吃掉我嗎?」大概是年紀小,我回應的有些沒頭沒腦的不怕死。

 

「你真的想知道?」那東西的聲音好像沒那麼生氣了,語調變得比較緩和。

 

背對著「牠」,我點點頭。

 

「喀啦,」身後的水鬼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響,「因為這個……。」

 

親愛的朋友,我知道你會想問我接下來發生的事。

 

唔,不過我要跟你道歉,因為膽小的我,突然想起水鬼是不會有腳步聲的,我怕牠真的冷血的殺了我,沒命的大喊一聲一直跑到村子裡才停下來喘氣,回到家裡,一方面因為大人為了田地的事情爭吵不休,而我又覺得像是一場童稚之夢一樣,漸漸的就忘了這件事,經過這幾天的推敲,我隱約覺得那可能是個像是枷鎖碰撞的聲音,我猜是想告訴我,水鬼的身上有道枷鎖,讓牠們不快樂也不自由。

 

很抱歉,因為年代久遠,我能想起的事情也就這麼多而已。

 

老朋友  留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