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應該稱小呱一聲河伯。”鹿譯嘶抬頭的瞬間,金絲眼鏡反射車慧黠的光芒。

“你是說中國人心目中的河神?”我問道。

“沒錯,規定是救了即將溺死者一千個,就修成正果,可以榮登仙列。”

“算人頭的就對了。”

“沒錯,小呱昨天晚上完成了他第九百七十三例。”

“等等,水鬼不是就抓交替好去投胎就好了,幹嘛反過來救人勒,那這樣不是永遠都投不了胎。”我犯了狐疑。

“嗯,問得好,應該說,當水鬼的有兩種選擇。第一就是抓交替,趕快去投胎,另一種…。”

“就是集滿一千例可以當河神?”

“對對,對,這樣你就懂了。”

“那他為甚麼會拜你當大哥?”我抽絲撥繭的問下去,一邊繞著小呱打量,想要一手拆掉他的道具服。

“因為,我就是他昨天晚上完成的第九百七十三例。”鹿譯嘶說得毫不臉紅。

“啥洨?”

“我答應給小呱十次。”

“這是甚麼情況?”

“就是我溺水瀕死十次啊,讓小呱快點修成正果,反正別擔心,小呱會救我的。”

“不太對,哪可以這樣玩的,而且,是你自己去尋死,這樣小呱救你也算嗎?而且,那當水鬼的怎麼不每個都去當河神?”

“嗯,總之仙界的案例登錄的確是有可以取巧的地方,至於為甚麼不大家都想當河神,那是因為一般人都有急功好利的傾向,大家都想快快投胎然後玩機會輪盤,然後投胎轉世,畢竟,要集到一千例的救人機會,根本就不知道要多少年的時間,有時候天天有,有時後十年都等不到一個。”

“而且,一開始最難,你救了一兩個,下一個要不要救,要不要乾脆抓交替,很多剛開始立志當河神的水鬼都會遇到這樣的煎熬,所以真正能修成正果的實在少之又少。”

“是這樣啊。”我漫不在乎的說,一邊用手凸凸小呱,看看鱗皮會不會被我刮下來。

“跟真的一樣ㄟ。”

“所以囉,”鹿譯嘶又推推眼鏡,”小呱算是水鬼界難得的人才,他就是太善良了,不太忍心把人家弄死,所以才會只好在漫長的等待裡走上這條路。”

小呱的頭都快垂到地上了,綠色的頭也像是熟透的蝦子一樣泛紅。

“那你跟他約好十次又是怎麼回事兒?那不乾脆每個水鬼都找人來個一百次,很快就集滿了。”

“中國人怕鬼,誰像我們願意這樣跟他多唇舌,哪一個人不是看到就嚇到快閃尿褲子的,畢竟十個水鬼有九點九九個都是抓交替的,所以我跟小呱之間產生了難能可貴相互理解的默氣。”

“還有這樣的。”

“嗯。”

“那你怎麼認識他的。”

“其實除了忙日本文學的授業外,我繼成了直江兼緒的志業。”

“你繼成了…??”

“沒錯,我想要找到水鬼,並且與他們對話,畢業後我試著聯絡你,想找你一同進行這項神祕而偉大的追尋之旅,不過你因為若妤的關係,好像都不跟我們聯絡,所以我只好靠自己去找水鬼。”

“所以你找到小呱。”

“是的。”

其實就算沒有若妤的心結,我本來就不會理會鹿譯嘶這種要求,是他想太多了。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