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平日工作的醫院之外,刀人偶爾會在鄉下的一間小醫院兼差。

 

大頭婷是這鄉下急診室的護士,很土生土長的感覺,除了講了一口標準的閩南語外,質樸傻得很可愛的感覺也跟這個鄉下急診室的感覺很合。

 

在小醫院工作的好處是,工作步調緩慢,偶爾打打蚊子,幫老人家量量血壓,協助醫生幫附近零星鬥毆的黑道小混混縫縫傷口,日子是愜意的緊。

 

大頭婷看著空盪盪的診間對刀人說:刀人醫師,今天下班以後要幹嘛?正想胡亂閒聊打屁過上無聊的一天。

 

但是這一天卻不太平靜,急診室門口裡來了闖進來了一幫人,臉上都是倉皇的神色,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散佈著大大小小的瘀傷跟刀痕,看起來剛血拼一場就來急診室報到。

 

這幫人裡有的是刺龍刺鳳的中年人,也有剃著平頭還沁著鼻涕的國中生,看起來很突兀。

 

大頭婷對著站在最前面不停發抖的國中生說:不好意思,一下來太多人了,你們按照順序跟我登記名字,醫生會一個一個看。

 

眼眶裡還擒著眼淚卻不敢哭出生的國中生正想千恩萬謝的道謝,聽了身後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突然了一聲,就突然不敢說話了。

 

中年男子操著台灣國語說:我們沒關係,一點小傷而已,請醫生先幫我們大哥看看嚴不嚴重。中年男子的神態出乎意料的很謙卑,一點都沒有劍拔弩張的耍狠模樣。

 

在眾人的攙扶之中,臉上有刀疤的大哥穿著阿曼尼今年夏天最新款的露胸毛裝走了進來,一臉的不在乎,在胸口跟背上都有多處瘀傷,額頭上還有一個如同賓士標誌的斗大撕裂傷,哩係醫生?大哥挑著眉說著閩南話。

 

是。弄成這麼大的排場,刀人也不敢怠慢。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大哥突然臉色發白,有點搖搖欲墜的樣子,在眾人的驚呼聲中被簇擁進診間裡。

 

大頭婷在診間裡幫這一幫素質參疵的黑社會幫眾換藥,毫不畏懼,不管他們有的是哭得涕沒縱橫還是恫言恐嚇:喀輕勒啦,哩當我係不會痛喔。小姐哩重手重腳的,要死喔。,有人一邊換藥一邊狂罵三字經,好像這樣比較不會痛一樣,也有人不知道是看見護士小姐身上流露出聖潔的光輝,還是想起自己床底下珍藏的日本無碼片,害羞的說:小姐,有沒有空跟偶做朋友。說著說著亮出自己手上滿滿的疤痕,感覺就像是露出羽毛等著交配的雉雞一樣。

 

做完電腦斷層,刀人看著洗出來的片子搖頭,除了硬腦膜下出血外,大哥還有創傷後蜘蛛網膜下腔出血,竟然還可以從鬥毆現場一路用雙腳挺過來,果然是見過大風大浪的硬漢風格。

 

歹勢,我可能要幫你們大哥聯絡轉院了,他一定要馬上住進加護病房。刀人眉頭深鎖。

 

免啦,哇幾點啊小傷,幹嘛要住院。大哥咬著牙還是不肯示弱。

 

不行啦,腦出血ㄟ,這樣會有生命危險啦。刀人這話一出,國中小弟應聲就哭了,不知道是太害怕還是大哥平常很得人心。

 

厚啦,看要安怎就安怎。大哥不反對了。

 

大頭婷幫著刀人醫生快速的聯絡了附近的醫院,找來就護車,她就跟刀人一起推著擔架,把大哥送上救護車。

 

在此同時,又有一幫人怒氣沖沖的跑進急診室,一眼望穿的小診間看不到人,馬上轉頭就把救護車攔下來。

 

歐伊細。外面一聲喊,突然間就刀光劍影,碰撞聲夾雜著哭喊和叫罵聲不絕於耳,兩幫人馬看起來在外面戰了起來。

 

在救護車後坐跟腦出血大哥坐在一起的大頭婷腦袋一片空白,剛剛周旋於黑道弟兄間的豪氣干雲完全化為烏有,在心裡七上八下的只求他們不要找到這裡來,一邊心想:這時候醫生都跑到哪裡去了?

 

又有一個人被打飛撞倒在救護車上,發出沉重的聲響,大頭婷想到自己雖然只是護校畢業但是好歹也是清白人家,在這邊萬把塊的薪水除了離家近又不是很優渥,到底怎麼會弄到在悶熱的救護車裡面這樣跟黑社會大哥這樣四目相交,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只名節不保,還要提心弔膽祈禱不要把小命送掉了,就在臉上流下的水珠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淚水的時候,一聲,救護車的後門被打開了,一個馬臉臉很臭穿著夏威夷海灘裝的中年男人皺著眉把他惡狠狠的黑道眼神送進狹窄的救護車,讓大頭婷避無可避,他跟大頭婷短暫的四目相交,看著護士小姐瞪大了雙眼猛搖頭,他嚼過檳榔的血盆大口得意的笑了,然後他的視線就落在擔架上。

 

拖起擔架轉身就要把敵方大哥用力的甩在地上,突然發現手上一沉,讓他驚訝的出聲,轉頭一看是大頭婷別過頭去抓著擔架的另一頭。

 

大頭婷在心裡天人交戰,一邊咒罵醫院給的薪水太少去年年終又少發,一邊咬著牙就是不肯放手,還不忘心虛的往馬臉兄弟看了一下。

 

馬臉兄弟的臉色鐵青,已經臭到要翻掉的臉更加殺氣騰騰,向大頭婷瞪了一眼。

 

大頭婷晃了晃,感覺身體發麻,這時候躺在擔架上的黑道大哥出來打圓場了:()士小姐,儘甘心啦,哩放手無要緊。

 

大頭婷一咬牙,別過頭去讓擔架就像拋物線一樣飛了出去,丟係這勒,嘎挖打。找到冤親債主的敵方兄弟發出一聲歡呼,然後又是一陣猛烈的拳打腳踢,大頭婷在救護車裡索性趴在救護車後座的鐵欄旁開始唸大悲咒,只希望外面的鬥毆不要把自己也扯進去

 

好不容易等到敵方弟兄處理完,大頭婷跟刀人火速的把大哥轉送往後送醫院後,大頭婷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躺在自己帶來的擔架上,問刀人說:今天下班以後要幹嘛?滿心等著刀人醫師開口請她吃豬腳麵線。

 

沒想到刀人很輕鬆又帶點得意的說:回家寫小說。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