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鳳凰花開時,學長們離開了三年的高中生活,轉眼間又要各奔前程,新上任的社團幹部聚在校門口歡送學長,老薑學長抽噎噎的在人群之中抱住卡神,”根據統計台灣地區平均16歲的性愛初體驗,學長我是徹頭徹尾的失敗了,身為這條漫長道路的先軀者,我的心靈將與你們同在。”

轉眼老薑學長又破涕為笑:”不過等到這個暑假過完,我將以一個千人斬的身份,脫胎換骨回來看你們,大學將是我鴻圖大展的歸所,所以,我敬愛的兄弟們,請不要為我悲傷。”

其實卡神不是不了解老薑學長的為人,他是浪漫又害羞的純愛主義者,他在心中暗暗祝福這位引領他走向卡神之路的貴人。

“We can do everything in English.”卡神在心中默念,他知道他們必須延續學長們當年創社的精神,在廣大的人群之展開他的追尋之路,就在二年級下學期,他苦苦尋找的那張萬中選一的發卡銀行,終於有了眉目……。

一見鍾情是一個很詭譎的狀況。

很多人訴情鍾的時候都以為,只要把心中在那一瞬間感受到的巨大能量在告白的時候說出來,就會得到心上人的感動莫名,不過聽到的人反而存在一種疑慮:”在你明白我的內在之前,你已經愛上了我的外表,那你真的是愛上我這個人嗎?”

根據統計,這樣的策略出人意料的幾乎是一面倒的會帶來反效果,一反告白者的初衷。

但是這一次卡神真的是一見鍾情了。

他看著眼前外校參加聯誼的白衣女孩,當然,他的社團死黨們也都死盯著她看,英研社的外語老師不忘這時候映景的在這些情竇初開的男孩們背上補上一刀:”你不覺得那個白衣服的女孩很可愛嗎?”

“難道…是她?”卡神喃喃自語,雖然說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但是對於哪一個人、哪一天的哪一個時辰,卡神還是如同作夢一樣感到懷疑,他並沒有如同遇期的衝撞人牆,跨過斑馬線,翻過正好駛過的計程車,扶好老太太過馬路,在槍淋彈雨中跑到那個女孩面前,握著她屈可盈握的小手,真誠的拿出已經簽好名的好人卡授權書,熱切的告訴她說:”我等這一刻,已經等了一輩子了。”

相反的,卡神很存疑,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那麼樣的不真實。

當參加完聯誼的哥兒們元祥倒臥在教室的椅背上,幽幽的吐了口氣,告訴他他找到他一生的愛戀時,卡神露出理解的凝重,他只說了:”好,你去。”

他並不遲疑遞出在出生時就寫好的授權書,他也不是介意身邊一起弄社團的死黨們找同一家發卡銀行,因為他知道,一張好卡的價值在於良好的信用,這件事不是就是辦一張卡充充人頭這麼簡單,更重要的是在時間深刻的累積之中,用戶將與他的發卡銀行衍變成根深抵固的關係,它會變成金卡、尊榮卡,一路升級到那張驚天地泣鬼神,百年難得一見的”好神卡”。

所以他並不猴急,他想要看清楚了再出手。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