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為甚麼要當醫生

這個問題並不會太難回答,只是到底這些念頭裡面哪些是原本就這樣覺得,還是因為一不停重複的被問到,所以只好找些理由來強化自己這個選擇的正當性,然後就內化成為自己也深信不疑的東西?

隨著時間的推衍,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已經越來越難回答,就好像要是你已經背過考古題的答案,你當場不管怎樣沒有準備前天狂歡沒有睡就是可以考到九十八分,只背錯了一小題,但是經過了這樣的轉變以後,你很可能已經忘記你一開始是不及格的情況。

我覺得選擇這一條揹負荊棘以及道德標準十分高的路途,我適不適合這條路,或者是這條路到底是不是適合我,到底是蝶夢莊周,還是莊周夢蝶,雞生蛋蛋生雞已經弄不清楚,然而隨著我一起從醫學院一同畢業的同學之中,我知道我們原本的樣貌與一般人無異,也許專注在唸書上打扮的比較少一點,壓力太大飯比較多吃一點少吃一點,樣子可能比起一般人還更不怎麼樣。

但是我不認為在一開始,我們就有超越一般人的道德標準。


我們跟其他人一樣自私,甚至在競爭激烈的醫學院裡,我們還要小心翼翼不要讓別人超過自己。

但是從你依照聯考標準進入醫學這樣的體系裡面,你突然要被要求視病猶親,看著在病魔和垂死邊緣掙扎的人們,你要一貫的保持笑容與親和,在詢問病史和理學檢查中你要體諒有耐心,儘管深夜裡的call機響你又得在寒風刺骨裡蜷起身子去照顧病人,第二天一早七點就要在醫院裡面meeting,沒值班的時候你也要七八點才能下班,回到家裡九點多吃晚餐,然後看discovery到不支睡著。

在醫院暗無天日的日子裡,你的青春以致於可以體驗人生的機會都在繁重的工作裡消磨,而你很可能有一天要面臨醫療糾紛跟過失致人於死的罪責裡。


台上的前輩都鼓勵我們往前衝,拿出他們過去對醫學執著的精神以及懸壺濟世的胸懷。

看著他們誠摯的面孔,我又不禁疑問是不是他們每個人都做得如同自己說的那樣好?而面對現今醫療環境的改變,他們處在我們現在這樣剛要起步的角色裡,會不會還這樣說,這樣做?

我的心裡有太多疑問…。


當然,不可否認的,看到病人愉快的向你揮手表達感謝離開,你也覺得你不是在social run,你真的有為他做了甚麼,你貼心的處理真的讓他免去了一些痛苦或是麻煩,在心裡的愉快,那真的是讓人樂此不疲的事情。


即便是在intern生涯常常被欺負到的我們,客觀而論都要為這些在醫院辛苦工作的護士小姐一樣抱不平起來,她們辛勞的處理住院病人切身的問題,然而媒體卻可以輕鬆的把事情扭曲到他們要的樣貌,抹煞她們曾經在你或你或他身上的努力。

無私奉獻,這句話講起來說有多簡單就有多簡單。


四. 現在
我是如此的專注於麻木,在自己的世界裡做著偏盲的練習。

我是那麼的一直以為,只有偏盲的碰觸才能一覽這個世界的全貌,這句話到底該怎麼去解釋呢。

要看清處現實很簡單,就是不要正視他。

我知道這樣的想法有點駝鳥心態,不過我指的並不是不要去認清事實,而是不要被面對事實時的情感牽扯而亂了陣腳,所以為了保持一貫專業的冷靜,我決定不在對任何事情投入,對任何情感投入。

其實我原本不打算這麼絕情,卻又擔心濫情的自己會對自己關注的事情太過傾斜而看不清真相,所以我只好這麼做。

我是如此愛你以至於不能太愛你。


這樣一講大家就有點明白了吧。

人真的是很有趣,在完全不同事情的立場上卻可以學到類似的印證,譬如說因為感情受傷不再相信別人在工作上也顯現不相信別人的態度,或者是因為有強大的動能要尋找一份美麗的夢想也因此遇上了一個美麗的愛情。

我自己就覺得自己的人生觀有一部份是受到我遇過的愛情的影響。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