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筆峰

強者坐在教室裡,他的眼神卻落在遠方,夫子從中廊轉身進了教室,他無生無息的身影悄悄繞到強者的背後,輕咳了一聲…。
強者還是沒有反應…。

“咚”夫子的水晶煙壺重重的打在強者的腦袋瓜上,強者驚呼了一聲才轉過頭來看著夫子。

“怎麼啦?是掛心今天王者排名的結果吧?”夫子發話道。

強者的眼神中閃過些許茫然,”甚麼排名啊?”

夫子驚訝的拍拍強者的頭,心想該不會是剛剛偷襲他把他打成智障了,那自己多年來的苦心不就都付諸流水了,趕快把強者抓到面前前後左右的檢查傷勢。

強者安靜的等老師端詳完放開他,他才繼續說話:”夫子啊,我不懂…。”

夫子鬆了一口氣,這句話是強者從出生一個月後懂事以來就慣用的開場白,看起來應該是沒甚麼大礙了,夫子回他話:”說吧,甚麼問題?”

“考試的意義是甚麼呢?”

夫子眉頭皺了一下,須知這孩子夫子從小看他到大,對於他的脾氣心智雖不能說抓了十分,七分也是有的,聽這個開場白就知道不好答,要小心應付。

“就是要測試你了解的程度到了多少呀。”

強者像是已經預料這個答案的又緊接著問下去:“那不停考試的意義是甚麼呢?”

夫子深深吸了口煙斗,振奮起精神回答他:“直接的說就是要不停測試你了解的程度,讓你了解自己的弱點,精益求精,直到你存在的本身就是一個完美的句點那樣的無懈可擊,這是一趟追求卓越永不止息的過程。”夫子一邊說話一邊觀察強者的反應,看強者不置可否他就接著說下去,”孩子啊,追求完美本來就是一種孤獨的過程,可是古來要成大事者,一定都要經過一番孤獨的探索才能達聖賢之道啊…。”

強者張著豆大的眼珠望著夫子,“可是夫子啊,雖然說要不是從小到大一連串永不止息的考試,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是甚麼樣的人,可是一旦知道自己是甚麼樣的人,卻同樣讓我茫然無助。如果說我不是在這裡不停考試,你說我會在哪裡呢?會不會在哪個樹上抓著斑鳩,或者是幫哪個富貴人家劈柴,還是在草原上放著紙鳶呢?”

夫子正要開導他,強者又搶著說下去了:”我知道您要說那對一般人來說是個正常生活,對我這樣一個人來說卻是一種浪費,因為我的存在就對別人有虧欠,我生而為強者就要為天下人負責,我將一輩子走在孤獨的道路上,可是老師啊,我並不畏懼孤獨,只是我看不懂,是甚麼東西驅策著人們不停運轉,並且在道路上頻頻做出選擇?成為一個卓越的人也許是暫時的目標,可是只有死亡才是永恆的終點…唔”

夫子點了他的壇中穴,叫了一聲來人就來了幾個書僮把強者抬出了VIP專屬教室,夫子跟隨著走了出來,專屬教室是個在地底下的洞穴,上了十八層階梯才回得到地面,而這十八層分別是聖賢保證班、卓越教育班、應用科技班、公職人員進修班、特殊教育班、特工人員訓練班、專家學者養成班、經史子集考據班、宗教經典研讀班、世界語會話班、動植物分類學研習班、政治領秀進修班…。

出了洞穴是一個不起眼的土丘,土丘外面是個偌大的操場,上面有高年級的普通班學生拋著扯鈴,再遠一點靠進五棵參天松樹的是低年級學生在踢著毽子,整個校舍就覆蓋在筆峰的零線以上,須知這可裡可是培養出皇城歷代七十二賢達的學術聖城,整個山巔終年被紫氣繚繞,地靈人節自是不在話下。

夫子跟兩位書僮快步的走過操場,他們不筆直往教職行政人員專用的四維樓前進,也不往校長室的達德廳前進,他們飛快的身影穿過了三十七位學生和四個毽子,當場完全沒有人發覺他們已經繞到宣武習字台旁邊的一個暗門…。

夫子從書僮手中接過了強者放在自己的肩上,別看夫子一副枯槁萎頓的樣子,他輕輕舉著強者這個重達七十台斤的年輕人完全大氣不喘,他向兩個書僮點點頭,兩個書僮就唰一聲閃進了樹叢,夫子左看右看確定沒有人察覺這一幕,才開了暗門,飛步穿過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大概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夫子揹著強者從筆峰的山後繞了出來,到達一個峭壁上四處不接的道觀,這是整個筆峰最秘密的地方,除了學務長跟他,全校再也沒有第三個人知道,這當然也包括強者。

夫子直接一個縱躍上到了這個沒有門的道觀頂層,又開了個暗門進到室內,他端詳著鏡子把自己的儀容整理了一下,然後就推門進入大殿。


大殿的景像著實叫人驚奇,七條透明的玻璃管溢滿源源不絕的紫色液體灌注到一個透明的大玻璃缸內,紫色的水中不停的冒出泡沒,再仔細一點看裡面塞擠著七塊像是肉一樣的東西,上面還有奇怪的迂迴紋路,透明缸的下面連接著一個早就已經皺縮到嬰兒身形的乾癟老人,他寫滿歲月的臉上充滿一種死寂的平靜,兩道白色的眉毛垂到地上,嘴上的鬍鬚經年累月的未經修整早就覆滿了地面,遮住他瘦小的體形。

夫子完全不敢直視這個小老頭,在把強者輕柔的放在地上後,他就靜靜的站立等候,大氣不喘。

彷彿是過了一世紀這麼久,紫色小老頭終於開口了,卻連眉毛都沒有揚一下,從他的口裡發出像是太古以來一樣的聲音,那樣的撲朔迷離,有的時候像是全然沒有聲音,有的時候又好像同時有很多人在講話,他們講話的語調有的時候像是爭吵,有的時候又是異口同聲的附和著同樣的字眼,竊竊商議的時候幾個比較高亢的口音就會壓低聲音,有時候還會傳來像是鼾聲一樣的氣息。

夫子開始跟紫色小老頭開始交談,表示自己已經無能為力應付強者目前所問的問題了。

紫色小老頭沒閉的嘴巴陡然傳出兩個冷笑,終於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聲音發話了:”他不是是阿法貝塔皇家智力測驗的冠軍嗎?他的問題啊,只有他自己能夠解決”,緊接著另外一個更渾厚蒼老的聲音又開動了:”因為每個人一開始的存在就是個問題,所以人活著的時候就會不停的問問題,所有只要有一點點水準的問題就是沒有答案的,有答案的才是笨問題…”

夫子一直低著頭,應了一聲”師祖教訓的是”。

一個聽起來是南方比較混濁口音的聲音說話了:“就是今天晚上了,夫子你準備一下…”

“今天晚上?!”夫子的語音終於掩飾不了那最後散逸的一絲驚訝。

“就是今晚!”


七. 皇城禁宮

凌宵宮的樑柱上面生動的刻著一龍一鳳,從大門口望進去只可以看到前四道門和長長的迴廊,四週都是香水樹的味道,林立的綠色石蓮花就開在迴廊的兩側,其中三朵已經盛開,豆大的花瓣襯出一派雍容典雅,庭院裡盈盈飛過兩三隻珠光鳳蝶在花從中掬著花蜜。


景深拉遠,重新在另一個地方聚焦。

在皇城裡面最常見的鳥兒是暱稱為”發條鳥”的特有種伯勞,背身黝黑,在眼側有白色的斑塊,長長的鳥尾彷彿纖細的身體都舉不起尾巴的重量,只能一躍一躍的向上飛行,每一個飛躍就會從翅膀傳出”咑、咑”的聲響,所以皇城裡的人都叫牠”發條鳥”。

三五隻發條鳥幾個起落飛進了凌宵宮裡更深的牆垣,棲在浴池邊的一棵柳樹上,而這個浴池,是只有凌宵宮的貼身女婢才能來的地方,如果一個不明究理的人闖進來可是要挖眼珠還要吞下一種叫做”沸石散”的東西,瞬間會造成聲帶的強烈發炎反應,讓你就此失聲,再也沒辦法把看到的秘密說給別人聽,不過這幾隻伯勞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就專注的亮聲鳥囀。

浴池裡的女子的娟娟秀髮像是池水溢出池外的黑色瀑布,整齊的鋪陳在潔靜池畔的白磚上,白煙飄裊的霧氣繚繞在池水之上久久不散,映照出女子出水芙蓉的容貌。

潔靜無暇的嫩白容顏在白霧裡滾落晶瑩剔透的水珠,沒有一絲分岔的髮際垂下烏亮修長的睫毛,令人大氣不喘的美目落在胸前的書本上,書名是”君權神授之我見 齊老著”,美人端詳著書中的字句終於忍不住微微蹙眉搖首,把書本闔上,無精打彩的伏在池畔的白磚上。

就在此時,長廊的盡頭出現了一個慌張身影,淡紫色的奴婢衣衫,她是從小就在宮裡長大的婢女伶蜓,她清秀的容貌盡是著急,只見她飛快的跑過長廊,繞過玄關,咚咚的跑進內室後面的浴池,就一個箭步的叩首在地上。

美人的眼神閃過微微驚訝,她從小認識蜓伶卻沒看過她如此慌張的神色,“小伶,是不是出事了?”

“可兒,結果出來了…。”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