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不會診斷”蟲斑”?

經過了台灣七年的醫學訓練,對於很多文明病都有一些粗淺的了解,但是來到熱帶醫學的領域,才會發現自己以前那一套大概對付文明病還勉勉強強,不過要是到了沒有檢查可以做的地方,以前那一套還管不管用真的是很難說

有的時候覺得甚麼叫做”書到用時方恨少”,就是當你看不出來一種病的時候,你往往會覺得病人有意要懲罰你的無知,因為當我看到第一個這樣的病人的時候,往往第二個病人就會在當天或是之後的一個禮拜內再以同樣的症狀表現在另外一個人身上,另外一個病人彷彿是來懲罰你的模樣在你面前說出一模一樣的主訴,然後讓你一樣束手無策,只能增加內心的煎熬與難過

曾經有個小朋友來,頭上有些淺色斑塊,尿布打開後裡面也是淺色塊剛好沿著尿布的分佈,一看就以為是尿布疹,開個氧化鋅要他回家擦,原本以為沒事了,但是下個禮拜他又來了,說完全沒有轉好的機象,這時候只好把他轉診到挨及的皮膚科醫生那裡去,本來以為故事到這邊就結束了,但是因為不夠好學的怠墮讓我又再次在良心上受到煎熬…

回家後我攤開皮膚科的圖譜從頭到尾複習了一遍,把這本美國人寫的台灣人翻的東西再仔細看過了上面的圖片,卻還是沒找到類似的東西,小孩的臉上產生界線明顯的淺色斑塊,頭上也有些脫穴,有時候讓人覺得看起來有頭癬,所以有的媽媽就會把小朋友理光了,然後護士姐姐或是醫生叔叔會以為是頭癬然後就開抗黴菌的藥膏給小朋友擦,然而這一切只表現出我的無知…

終於”他”又來到我的診間,只是是不一樣的小朋友,一樣臉上有脫色斑然後後腳小腿上跟頭上有點單純性糠疹的樣子,尿布一打開又是沿著尿布分佈的脫色斑,我看著”他”心裡對自己的無知開始產生無盡的厭惡,開始埋怨自己太笨,唸醫學系根本就是一個錯誤,怎麼又遇到症狀一樣自己還是看不懂的病人,於是我在自己的處方籤上寫下”恥”,然後在次請他轉診到皮膚科醫生

夜半時刻,我再也熬不住良心的煎熬,開始濫用團部裡面的33.2k撥接網路請出google大神,沒想到知識竟是如此輕易,當我打下”孩童 臉上淺色斑”,一切讓我受到良心淺責許久的無知卻突然有了答案,簡體的大陸網頁上清清楚楚的蹦出來”蟲斑”這個名詞,就排在很多去斑廣告之後…

原來這個俗稱的”蟲斑”,民間相信是因為體內有蛔蟲的關係,因此大概都會給打蟲藥,但是這樣的看法並不正確,因為打蟲並不能讓臉上的斑塊去除,其實蟲斑代表的是孩童的營養缺乏,反而應該給與維他命跟蛋白質的補充

一瞬間光線又從我的腦海裡射穿過去,我回想起黑島醫院的衛生廳長有一天在急診室與我之間的談話

黑島醫院的廳長是個四十多歲留俄的女醫師,我非常喜歡她的幹練,因為對黑島來說這真是了不得的特質

那天我站在急診室裡,看著一個無助的母親對著蓋上白布的孩童哭泣,那樣的場景依然令人鼻酸,(也許該慶幸我還沒這麼麻木,我在心底嚥著口水,彷彿是對自己同為醫療人員的無能而心虛) 衛生廳長找出之前的診療單告訴我,之前台灣的醫生(名字打馬賽克)診斷是恙蟲,沒看出來是營養缺乏

疥瘡的診斷觀鍵是看到表皮上的母疥蟲鑽洞的孔穴,不仔細看的話就是有點像脫穴,長著一覆單純性糠疹的樣子…

蓋著屍體的白布,小孩的四肢露出來的地方在我的記憶裡就有那樣驚心動魄的深淺色斑…

我嚇出一身冷汗,也許這個孩子只是不算在我的頭上罷了…

學醫的你診斷出來是”蟲斑”了嗎?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