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  by 刀人

據說急診室日以繼夜快轉的生老病死會讓醫生護士逐漸對情感麻木,這些過份辛辣的情感衝擊,就像梅杜莎陰冷的視線一樣,會讓人在感情上石化。

 

有人說他們為了維持冷靜的頭腦,精準的判斷,必須要像修行一樣摒棄七情六欲,是不得以的演化過程。

 

於是乎,他們不再篤信科學,也不相信風花雪月的童話,那些公主與王子可以永遠幸福快樂的橋段,因為他們知道公主還是可能膀胱發炎,王子的右下腹痛一樣可以是盲腸炎,生老病死,沒有人可以倖免。

 

「醫生!!你一定要救我!」在思緒之間,刀人的診間走進一位大嬸,指著自己的大腿,「我兩邊的大腿,某某醫院開了三次刀,來你們醫院又開了兩次刀,都沒有給我醫好捏!」

 

這種「我要售後服務」型的主訴,對於急診醫師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其實他們也不是惡意,只是要表明自己跟貴醫院淵源很深,是一種比較隱諱的「搏感情」。

 

「唉唷,那我們要好好幫你處理,」在急診室打滾多年的刀人,當然也深知箇中奧妙,馬上給予回應,「不過已經痛這麼多年了,你希望我們怎麼幫您處理?」

 

「我平常還有固定在看睡眠障礙,然後就是骨科,大腿痛都醫不好,可是今天真得痠痛得很厲害耶,我要打止痛針,我要躺床。」一陣高來高去的寒喧之後,大嬸應該是覺得開場夠了,馬上切入主題。一邊的護士小姐馬上對刀人擠眉弄眼的:「她就是莊XX,常來啊,每次都要止痛,不過今年好很多了耶,看她走的那麼好,以前都是叫救護車被人抬進來的。」

 

雖然沒像冰雪聰明,已經可以參選村里長的護士小姐如數家珍,但在大嬸走進診間,臉上像老樹盤根一樣糾結的表情,刀人已經感覺到一種老朋友一樣的熟悉,點開病歷一看,琳瑯滿目的就診紀錄,再無疑問,當下就幫她打了止痛針,讓她躺上床休息,然後陷入下一個和下下一個病人的纏鬥和處置之中。

 

過了許久…………。

 

「刀人醫師!」從護士小姐的叫聲裡,刀人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飛快在腦海裡想著剛剛看診的病人應該是哪一個可能有了病情變化!

 

「你過來看一下剛剛那個莊XX,好像睡得有點沉耶!」護士小姐有些疑惑,刀人也覺得莫名奇妙,「不過就是打了個止痛針不是嗎?!」刀人快步走向大嬸的床邊。

 

床邊的大嬸,眉頭深鎖糾結著,噘起豐潤的嘴唇,像是在享受愛人刻骨銘心的纏綿深吻,如果不是口水涓涓的流下來,喉嚨像是煮沸的水壺呼嚕呼嚕響的話,任誰都不想吵醒她如夢似幻的沉醉。

 

但是一如護士小姐敏銳的第六感一樣,刀人也嗅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沒錯!刀人立馬把視線從床頭到床尾掃過一遍,果然發現了疑點!這個地方就像被不知名的靈體冗罩一樣,到處都充滿魔法的磁場,就算是病床旁邊瞬間爬滿了紫色藤蔓也不讓人意外!

 

不只是大嬸像是中了魔咒的睡美人一樣,在日正當中卻睡到不醒人事,還有一個非常可疑的地方!

 

沉睡中的大嬸白胖胖的玉手不自然的垂落在床欄邊,地上有一顆像鮮血一樣,不自然豔紅的.蠟.蘋.果!!!

 

而且只咬了一口!

 

在這樣的情況下,刀人馬上環顧四周,仔細確認有沒披著斗蓬、鷹勾鼻還長疣的老太婆正在遠離的佝僂身影,然後立馬靠近床邊的大嬸,望著她兩片在歲月中顯得資深的嘴唇,倒吸了一口氣。

 snowwhite by 刀人

正所謂「救人是醫生無可抗拒的天職」,刀人望著大嬸泛紅的臉頰,心中的躊躇只閃過一秒,馬上就恢復到訓練有素的冷靜!

 

他知道自己沒有逃避的權利!

 

他再吸了口氣,脖子一低,手指就往大嬸的嘴裡摳去,看看有沒有被喀掉的那口蠟蘋果。一邊的護士小姐也沒有閒著,早就拿來了監測器,量出了血壓和心跳。

 

「要命!」刀人在心中嘀咕著,血壓不超過80,已經呈現休克狀態,心跳只有不到40,百年來傳說中的陳年毒蘋果,果然不愧是童話故事裡經典中的經典,讓人百年傳唱,名不虛傳!

 

刀人和護士小姐馬上把大嬸推到急救區,熟練的拿起袋瓣面罩擠壓,幫大嬸抽掉滿溢快淹死人的口水。

 

刀人開始在腦海中飛快閃過大嬸跟他交談過的蛛絲馬跡。

 

「平常有在看睡眠障礙,有吃睡眠障礙的藥!」像是晴天中霹中頭殼的閃電,或是摩西分開紅海的那根柺杖一樣,刀人立刻請護士小姐抽了安眠藥的解毒劑,刻不容緩的在心跳停止前破除纏繞資深白雪公主的神祕魔法。

 

刀人望著那豐潤但發黑的嘴唇,感覺生氣逐漸在離開大嬸的身體,刀人深情地擠著呼吸罩,與壞皇后的邪惡黑魔法拉扯,終於在解毒劑在血管中散開的剎那,資深白雪公主嚶嚀一聲,張開無辜的雙眼,看著眼前用真愛破除魔法的蒙臉王子,滿頭大汗!

 

但是因為這種安眠藥的解毒劑其實是診斷使用,沒有持續的效果,所以在還沒脫離險境之前,刀人還是決定送病人上加護病房觀察。

 

護士小姐機警地從大嬸的藥袋裡收出一疊空藥袋,原本拿好一整個月份的藥物少了一大半,看來大嬸應該也是感覺濃厚的睡意排山倒海而來,才會一進急診就開口要了一張床躺,案情一切似乎都明朗起來。

 

在病床緩緩推離急診室前,刀人忍不住從看病中的空檔再看一眼病床上的大嬸,那死灰的雙頰終於透出蘋果般的嫩紅、那皺摺也掩蓋不了白如雪的皮膚、那曾經烏亮如炭木但已經在歲月中斑駁的黑髮,她是急診室裡最.資.深的.白.雪.公.主。

 

1126373658.jpg   

 

 

    文章標籤

    急救 急診醫師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