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她?」

 

布萊爾望著六樓的窗外,血紅色的燈光一閃一閃的,刮痛人的耳膜,但他卻恍若未聞。

12   

「歐咿──歐咿──嗶──噔」,突兀的斷音,通常代表疾駛中的救護車,急停在醫院大門的前兆,急診又推進來一個性命垂危的病人。

 

還有八床的病人要接,開刀房裡一床又一床開完刀的病人,從恢復室穩定後,經過布萊爾棲身的護理站,推進病房裡── 而這些都是布萊爾值班的漫漫長夜裡,必須完成的工作

 

他必須一個一個地診視完病人,寫好病歷,把病人的抽血報告再判讀一遍,決定必要的處置,然後處理病人的突發狀況,安撫家屬對病情變化不滿的抱怨—— 即使他只是個住院醫師,很多決定不是他做的,很多手術不是他執行的,但這個值班的長夜裡,他是唯一該為一切負起責任的人,而且距離天亮只剩下七個小時了。

 

這些飽經大手術,死裡逃生的病人,其實都經歷了現代醫學魔術般的奇蹟,醫生從每個病人身上習得的知識,累積起來,成就了一部份人的生,卻無可挽回一部份人的死但把這些生死當成每天日常生活的醫生,有時卻難以感受這些神奇的美好,分享這些歷劫歸來的確幸,尤其是滿滿的工作堆在眼前,每一分鐘的休息都是一種奢望的時候。

 

「沒有!」

 

布萊爾一出聲,就後悔了,兩個在發藥車旁的護士同時望向窗外夜裡無止盡的黑,然後不約而同,把目光堆射向布萊爾的方向。

 

布萊爾把視線默默地埋回眼前的電腦螢幕裡一邊打著字:

 

這是個五十七歲的病人,因為第二次腸子扭結,昨天晚上被救護車送入院,因為疼痛難耐,全身冒冷汗,不停的嘔吐,所以被判定是因為過去曾經接受的腹部手術,造成腸子沾黏,急診醫師會診外科後,送入手術房處理。

 

過去沒有系統性疾病,沒有藥物過敏史……

 

即使是在極度疲倦的迷濛之中,這些如同呼吸一樣廢話連篇的文字,還是飛快的在布萊爾的指間完成。

 

直到下一秒布萊爾從椅子上彈起來為止,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那冰冷的觸感

 

「你這女人!」布萊爾咬牙切齒的說,極力避免,自己的憤恨從齒頰間流出。

 

布萊爾快速的瞥了發藥車,兩個護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護理站,空蕩蕩的只剩他一人。

 

布萊爾吐了口氣,慶幸還好沒人發現自己的失態,正想走去廁所洗把臉,就聽到護理站旁的討論室裡,護士低聲的耳語。

 

「你看他真的有夠怪的,今天真的很倒楣,怎麼又跟這個怪咖上班,下次我一定要跟護理長說,不要排我跟這個怪人上班!」

13   

「是啊,一下大叫,一下失神,你看連外科主任都禁止他進開刀房了,一個不會開刀的人,還走什麼外科。」

 

「這種醫生真的很糟糕,聽說他的專科考試已經考很多次了,每次都考不上,簡單來說,就是被放棄掉的醫生嘛,升不上主治醫師,所以才被丟來顧病房,還想對我們頤指氣使的,也不秤秤自己的斤兩,憑什麼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啊

 

「砰!」討論室裡傳來一聲巨響,聽起來像是磨藥碗被丟在地上。

 

「你們不可以這樣說布萊爾醫生,他是個好醫生!」

 

就在布萊爾像是被電到一樣,臉頰發燙不知所措,站在討論室旁跨不出一步的時候,一個像是天籟一般的聲音,順著門縫裡透出的光,暖暖地流向布萊爾。

 

「我看過他在值班的時候,突然推著急救車從護理站跑向725病房,然後幫725的老先生急救,原來725的老先生在半夜裡突然沒了呼吸,家屬沒發現照顧病人的主要護士也沒發現如果不是對病人觀察入微,怎麼可能會在沒有家屬護士通報的情況下,就知道老先生已經斷氣了!」

 

「所以他很仔細地留意每個病患很細心,是個好醫生!」悅耳的聲音透露出著凜直的正氣,明顯的表現對自己的維護,卻讓一字一句聽得清楚的布萊爾皺起眉頭,臉頰也越來越燙。

 

「小晴,你是不是喜歡布萊爾?」

 

經過一下子的沉默,兩個原本在說布萊爾壞話的女人,又開始一搭一唱的說話,一刀一劍的刺人。

 

「小晴,你是不是傻啦?布萊爾連個專科都沒有考過,是個註定失敗的人,根本就不能算個醫生。醫生要考過專科的,才算個醫生,這種半調子的人,沒有病人會信賴他,更沒有病人想把生命託付給他。」

 

「是啊,小晴,你長得算漂亮可愛的,開刀房裡很多醫生都對你有好感,你千萬不要犯傻偏偏喜歡這個布萊爾他什麼都不會,剛剛還在護理站發瘋,看著窗戶自言自語呢!」

 

「學姊!我沒有喜歡他,可是布萊爾對病人好,很關心病人,就算沒有考過專科,他還是個好醫生!」

 

站在門口的布萊爾,再也聽不進那兩個對他百般不屑的護士話語,而這個叫小晴的護士所吐露的每一個字,卻讓他心情忽悲忽喜的轉折低迴著。

 

「嘟──嘟嘟──。」護理站的電話響起,從討論室裡飛奔出來的人影把布萊爾撞了一個踉蹌,嚇了布萊爾一跳。

 

這個人就是那個處處為她說話的護士,黎慕晴

 

黎慕晴撞到他,也驚呼了一聲,眼睛骨碌碌的轉了轉,護理站的電話還在響,趕快又衝了過去。

 

「布萊爾醫生,」黎慕晴的電話還拿著,黑夜與白晝並存的眼眸望向布萊爾這邊,「急診室大量傷患,需要我們幫忙!」語氣裡透露著急迫,還有「我相信你」的信賴。

 

布萊爾只覺得一陣熱血充往腦門,他掛起聽診器,馬上就往電梯的方向衝過去。

 

small.jpg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