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如此難熬

 

下了大夜的我,至今未曾闔眼,

不是因為有急診醫師被打,這早習以為常,

更不是「為孝打人」的言論廣受鄉民認同而沮喪,

我早可以把它當作超出理解範圍的火星,可以忽視

 

我內心錐心刺骨的痛卻難消退,

卻是學弟妹在facebook上的留言

 

本圖原作者為 T-y Wu   原圖連結在此


*看了黑支的七萬個讚,網友紛紛充滿敵意的言論,

*親愛的朋友們,你真的覺得台灣的急診環境很爛嗎?!

*是!我也這麼覺得!

*那就請不要生病受傷!更不要來急診!

*不要把急診當馬桶,拉完爽完回頭還嫌髒!

 

*學長,跟外國的急診室比起來,

*我們不只便宜,從不拒絕輕症,

*除非急救,儘可能不讓病人久等,

*在醫學中心吃飯從不超過十分鐘,

*上班從不能好整以瑕的大小便,

*上班的十二小時裡就是追趕跑跳碰,

*這樣被打還有七萬個人按讚?

*我不懂!到底為什麼?!

 

經過一整個白天,

我想不出一句可以安慰的話。

 

我親愛的急診學弟妹,

如果你也跟我同樣悲傷,

每天,都在急診室裡想辦法擠出最後一絲絲熱情,

露出最後一抹微笑,

希望在崗位上再多幫助一點點人,

想再多堅持一點,

以為就會看到黎明。

 

我親愛的學弟妹,

即使每天被負面的能量和新聞壓得喘不過氣來,

懷疑自己的堅持是否有理,

犧牲與家人相處應不應該,

對是非正義一再失望,

仍然在急診室裡治療排山倒海而來的病人,

搶救別人的父母,

忍受著冷血怠慢的指責。

 

為什麼經過千錘百鍊,千百次的急救,

我們仍會急迫的逼著家屬決定緊急的治療?

為什麼我們要厲聲催促?

為什麼處置的時候會看起來如此平靜冷血?

為什麼會對在急診室一再鬧事的醉漢如此氣憤?

為什麼會對一再喝酒、不願配合治療的病人那麼尖銳?

為什麼人力不足,還要填滿所有的值班表,勉強維持急診室的運作?

為什麼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必須警醒?

為什麼家人生病的時候我不在身邊?

 

我們提供24小時得來速的醫療,

日以繼夜,交替著顛倒著睡眠,

守護著……

 

銳減的住院醫師、消失轉行的同袍前輩,

這是沒有援兵的絕處,

節節敗退的戰爭……



親愛的學弟妹,

就算比你們沉得住氣,

我找不到一絲絲可以安慰你們的理由,

也完全沒有理直氣壯的答案。

 

當然有許多可愛的、為我們加油、打氣的病人,

或許是唯一的藉口。

 

但我無意掩飾茫然與沮喪,

也找不到能讓新血看到光芒的希望,

 

親愛的學弟妹,

我們的急診室裡沒有美好的未來,

我也沒有正當的理由把你留下,

我唯一的保證,

只有比你更晚離開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