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場人物 卡神布(渴求驚天地泣鬼神的無敵卡)/夢蝶(本劇的發卡銀行)

晚七點半,台北堆疊的車陣在燈火通明的夜晚讓卡神布感到一絲喜悅,照理說他應該暴躁的搖起窗戶聽搖滾樂,讓奔騰的音響止息從煞車板上炸散開的壓抑,但是他沒有。

這是一個翹課的午後,從陽明山冷水坑晃蕩了一個下午,這是夢蝶親口的要求。

在收到聖旨後,卡神布火速從家裡開來了老爺車,二話不說就從學校把她接上山,那一天她穿著紅色的衣裝,兩個人窩在寒風刺骨的遊客中心。

神布並不是個懂得打扮的人,也許就是古板的認為男人講究的是多層次的內含與從地底如同火山般冒出的無盡溫柔,他也許會忘記梳了髮蠟,忘記繫了腰帶,但是他一定會冥想出約會時可能的任何情況,譬如說,夢蝶現在身上披的禦寒外套,在外套外面擋雨的簡便雨衣。他也許不知道現在手上遞出的面紙應該要細心的擦拭從她額頰上落下的雨珠,但是他一定會記得帶面紙和手帕,他的背包裡甚至還存放了各種口味的餅干,因為他知道她喜歡吃零食、水果口味的開水,金莎跟歐斯麥是不可少的出外良伴。

“妳等一下喔。”卡神布故做輕鬆的說,繞了繞遊客中心,買來了一杯薑湯,他不知道夢蝶可以為他今天下午的表現打幾分,但是他只想要做到最好,如果滿分是一百分,他希望自己可以拿到一千分,似乎做到那樣卡神布還是感到憂慮,一千分就夠了嗎?

“噢~ 你只買一杯是想跟我一起喝嗎?”夢蝶輕柔的笑了,帶雨黎花的小嘴帶著俏皮的笑容,”還是你打算喝我的口水,喝我的口水也會變可愛唷。”

卡神吶吶的笑了笑,”當然是要跟你一起喝啊。”不用說卡神沒她的請求是一口都不會喝的…。

但是卡神布總是忽視自己在有情人面前可以被雨淋得多麼狼狽,塌陷的頭髮和為了替夢蝶遮雨濕遍的左半邊…,那是一種唐吉訶德的騎士精神,就好像面對嬌靨的劉嫂夫人一樣,他寧可紅著臉讀一整晚的春秋,也要拼死護她周全,當然不是有甚麼亂倫的癖好,但是如果劉嫂夫人不開口,他一定對她敬若天神,一點褻瀆的念頭都不敢有,也不會有。

山的路上,夢蝶要卡神布載他到市中心,”晚餐不一起吃嗎?”這句話卡神布總是要問的。

”去見一個朋友。”她說。

“(甚麼朋友??男的嗎?是單獨嗎?有曖昧嗎?)”雖然早開始胡思亂想到打翻一缸子醋,不過硬派風格的卡神布當然一個字都不會輕吐,只是故作輕鬆的轉著電台從Hitoradio電台91.7一路調到漢聲廣播電台。

“我問你喔?”

“你說。”卡神布已經快把轉台鈕給拔出來了。

“如果我是你女朋友了,你對我會跟現在有差別嗎?”夢蝶輕輕的吐出了幾個字,卡神布的世界已經倒轉一千七百年回到戰國時代,就差沒有嘩一聲把關刀抬出來,整個臉唰紅的卡神布堅定的說:”如果真心的想對一個人好,我想不管是在一起前或是在一起以後,我都會一樣對她好,我會一輩子都對她像剛認識時那麼好。”

那根本就是一道卡神布每天在書桌前臨摹的作文題目,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如同人生座右銘一樣的理念毫不換氣的說完,但是卡神布還是隱隱感覺到不對,那是一種生物對於死亡威脅的本能反應…。

一路下了台北橋夢蝶都沒友再說話,下車前她才說:”wrong answer。”她似乎也感到左右為難的蹙眉,她其實是很想網開一面讓這個學生過的,但是這已經牽涉到這個學生的根本資質,不是婦人之仁就可以蒙混過去的。

“不然我應該要怎麼說?”卡神布不懂。這題他把腦袋一整個想破掉再扁過來戴上去再想一遍還是無解。

她沉痛的說:”你應該要回答,如果我們只是朋友,那我就對你一般好;如果你是我女朋友,這世界上我一定對你最好。因為這樣女生才會有所期待啊,就會認真的設想跟你在一起的情況…。”

卡神布看得出來夢蝶說得很誠懇,這題在解題老師的分析下的確是一整個錯得離譜,他感覺到一股飆淚的衝動,讓他在開回家的路上猛催油門,難道…這些年像個男子漢一樣對於愛情的信條…都錯了嗎?!!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