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6260706.jpg

 

「噗噔─噗噔─噗噔─噗噔──。」

  

自動壓胸器(Thumper)的聲音規律的單調著,在無影燈下沉默的獨白著。

 

「噗噔─噗噔─噗噔─噗噔──。」

 

毫無起伏的白綠亮線,在黑色的顯示器屏幕上冰冷的延伸著,躺在急救床上的死者,是這齣黑白默劇的最終回主角。

 

歲月裡的乾癟手紋、一生中身體裡外的衝撞與拉扯,隨著壓胸器的一壓一放,在死者身上的每一吋,凜出起伏的漣漪。

 

死者在推入急診室的幾分鐘內,身上已經插滿了管子,接續的急救過程是如此的平實而單調,闔眼的面容如此安詳而自在。

 

「噗噔─噗噔─噗噔─噗噔──。」

 

拉開被褥,雙膝以下已經截肢,說明了死者臥床的累月經年,像是久囚窄窗的籠鳥,即使想昂首跨步,都沒了展翅飛翔的神氣。

 

但在此刻,急救進行的當口,彷彿掙脫了束縛,舒展的眉宇,像是烏沉的羽翼,在雲端上的世界浮步,呼吸機和壓胸器再也禁錮不了她……

 

我猛烈搖晃著頭,「不行!不行!」

 

一邊急救,我一邊費力趨趕腦海裡紛亂的念頭。

 

這是個年邁的女性,到院前已經沒有呼吸心跳,我只是負責急救她的醫師,如此而已。

 

「噗噔─噗噔─噗噔─噗噔──。」

 

我試著把急救台上的軀殼想像成年輕的女性,把持渴望救人的念頭,回想面對每個讓人喟嘆惋惜的年紀,自己在急救中夾纏不捨與不甘放手的絕望。

 

「噗噔─噗噔─噗噔─噗噔──。」

 

難道死者的年紀可以奪取急救時全力一搏的專注?「不行!不行!」

 

我試著拉扯黑暗裡最後的餘燼,卻揮之不去軀殼羽化飛翔時四散一地的羽絨,在面前輕盈旋轉,像是奔跳的音符,喧嘩的圓舞曲。

 

「不行!不行!」

 

是難堪的失敗,我在家屬面前宣佈了死訊。

 

但沒有全力一搏的雜想、敗德的放任,急救後難以抵擋的罪惡感襲來,我陷入難以自拔的漩渦裡,疑惑著、驚懼著、滿足著,目送推往太平間的遺體,冰冷的。

 

 1126373658.jpg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