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就是森林裡還充滿著小鹿斑比、小紅帽、大野狼跟三隻小豬的時候,一個魔法的詛咒,讓一個美麗的公主,自此沉睡在滿佈藤蔓的城堡裡,千百年來,等待一個命中註定的王子,等待一張迷人的雙唇,烙印在公主的內心深處,然後,這個惡毒的魔法就得以解開,王子跟公主就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獨自遺落在浪漫的童話故事之外,這裡仍就是熙來攘往的急診室

 

可惜刀人不是王子……

 

當然她也不是公主

 

五十四歲的婦人,據報是在洗澡間昏迷,所以坐上閃著紅燈在城市裡呼嘯而過的歐噫歐噫,一聲來到哀鴻遍野的急診室。

 

很快的抽血,打上點滴,中年發福的婦人陳橫在急診室裡,心電圖正常,心跳血壓正常,血糖正常,一氧化碳濃度正常,尿液沒有特殊藥物,抽血報告沒有發炎,沒有感染甚麼都沒有

 

但是婦人還是醒不來

 

刀人拿著病歷走到她身邊,他的先生跟兒子焦急的等在旁邊,頻頻詢問病情:醫生啊,到底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到現在都還昏迷不醒!!!

 

刀人看著手上的數據,尷尬的咧嘴笑了笑。

 

她是不是中風!她是不是中風!中年的兒子緊張的發問。

 

你們先別太緊張,我研究了她的病歷,在五年前,她的確有一次中風的紀錄,所以中風的確是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不過

 

的確,就是有甚麼不太對勁的地方,讓刀人忍住了進一步安排電腦斷層的衝動。

 

所以到底是甚麼?!

 

刀人靜默的看著眼前的睡婦人,看著她在叫喊和驚慌聲不斷的急診室,如同一棵出淤泥的睡蓮般,靜靜的綻放一種超然的氣質。


沒錯,就是這股清新脫俗不尋常的特質,讓刀人起了疑竇

 

一邊安撫著家屬,刀人一邊談笑風聲的在人中跟胸骨做痛刺激,隨著刀人出力的程度越來越大,刀人逐漸無法平和的對家屬說話,而是把全身的小宇宙放在手上,用盡吃奶的力氣擠壓,然而在婦人龐然的身軀之上,刀人察覺到自己源源不絕的真氣卻如同打進了一攤海綿,不自覺得發出了一聲。

 

他後退了半步,再仔細端詳這個深不可測的婦人,發現她的頭髮還上著髮卷,穿著蓬鬆的連身式睡衣,一瞬間讓他想起那個名震江湖的武林名宿包租婆。

 

在強敵之下,身穿白袍的刀人不敢大意,真氣鼓漲之處,雙袖高高鼓起,他伸手在家屬環伺的目光之下,翻開婦人的眼皮,就在翻開的剎那,婦人往前直視而呆滯的雙眼突然……慢慢的飄向上方,吊起白眼。

 

她怎麼了!她怎麼了!家屬兒子緊張的大叫:是不是羊癲風!還是...卡到陰

 

刀人拉住了經過的病服員:病服大哥,幫個忙,幫我把她推進診間,用簾子先幫我圍起來先。

 

接著刀人阻止了情緒準備要爆發的家屬,我們需要進一步幫她治療,因為擔心你們會影響到治療的過程,所以可能要麻煩你們在外面稍等。

 

家屬壓低了眼皮,異常靜默與安靜,似乎體認到現在病情之兇險。

 

"好了",刀人在心中盤算著病人應該是醒的,但是畢竟都坐上歐噫歐噫穿過市區堂而入室,這樣大費周章,總不能當場拉下老臉,"承認"自己是醒著的吧


"哎呀,歹勢,老公兒子醫生呀,我是裝的,原來你們這麼關心我,我好開心啊,開心死了,哈哈哈哈~~"如果她敢花枝亂颤的這樣講,雖然會讓刀人鬆一口氣,不過當場就不免被老公打死,說不定救護員都會補上來K她一腳...


刀人甫遇高手,雖然不至落敗,仍需從長計議,來到診間找眾家經驗豐富的醫護人員商議,正所謂一人計短,二人計長


有種方法可以一試,名目叫「雙龍鬚」。充滿經驗的學長沉穩的說:就是在病人的兩邊鼻孔裡插入鼻胃管,很多病人對痛是有高度耐受力的,但是鼻胃管太刺激了,就算不嘔吐也要打噴嚏,這樣「雙管齊下」,必有奇效,而且師出有名,只要跟家屬解釋我們擔心她中毒太深,所以要兩條鼻胃管幫她洗胃小小兩條鼻胃管進可攻退可守,真可說是急診室的十大武器之首啊。”學長口桀口桀的笑了

 

老經驗的護士韓德也說:插上尿管,然後打利尿劑,點滴用大號的針頭幫她強力補充水份,再把尿管給綁起來,然後她就會自己爬起來上廁所了。

 

其實,你也可以跟她搏感情。韓德意味深長的看看圍簾後面的病人:你可以跟她說,你不用再裝了,可以起來了,有時候病人就會自己爬起來了。

 

經過眾人獻策,刀人再次整裝待發,走進幕簾之後未可知的命運......。

 

刀人伸手在睡婦人眼睛上一晃,婦人馬上忍不住晃動了一下眼皮,不過馬上又恢復氣定神閒的樣子。

 

太太,你就跟我說吧,是不是有甚麼解決不了的事情,我們幫你想想辦法刀人的開場有點弱,曉之以理。

 

睡婦人完全不為所動。

 

如果可以的話,你跟我講講,我再找你家屬談談,這樣僵在急診室,真的沒甚麼幫助。動之以情。

 

睡婦人依舊紋風不動,刀人實在很想借故打蚊子狠狠賞她兩巴掌

 

太太,韓德走進來了:你真的不用太堅持,等下我們醫生幫你插尿管、插鼻胃管很痛苦的啊,我被插過真的好痛苦啊,這樣對你也不好,不是嗎?你聽聽看,外面已經在幫你準備導尿管了

 

果然不愧是熟讀電影名著九品芝麻官的名護士韓德,儼然要以吳孟達飾演的康有為被腰斬在地上爬行的橋段來恐之以懼。

 

睡婦人微微牽動了一下嘴角,仍然頑強的靜默著

 

眼看談判不成,刀人臨走前只好無奈的做困獸之鬥,隨手搔搔婦人的胳肢窩,無奈的看她緩慢的閃躲,但是仍就頑抗的不肯醒來。

 

正所謂積小勝而成大勝,以時間換取空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睡婦人堅強的意志也不免出現了一點點細小的裂縫,在孤夜的急診室裡,在漫長而沒有外界刺激的沉默與無聊中,在圍簾被打開的剎那,婦人正巧打了一個大哈欠,眼尖的醫生趕快接話說:太太,你現在怎樣不舒服

 

“……婦人嚇了一跳一個不小心反射式的張開了眼睛,訥訥的說:其實也沒甚麼不舒服啦。


幾分鐘後病人一家人興高彩烈的回家了,家屬沒口子的道謝,在那神祕的圍簾之後,醫護團隊神乎奇技的"治療",讓重度昏迷的病人起死回生,又是一個...ㄟ...皆大歡喜的急診室夜晚......。

 

    全站熱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