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阿妹
如果我的役期真的要縮短,這也許就是我們一起渡過的最後三天了……。

我知道妳一向冰雪聰明,不只會看家、會對每個回到家下車的齜牙裂嘴的獰笑(阿妹的微笑)、獵羊獵螃蟹,年紀有點小小一把了還學會了坐下握手,最近也快剋服你的恐水症,就連唯一的弱點貪吃,都讓人不忍責怪。

今天我們只是小小的交換一個眼神,你就心有靈犀的扭著身體跟了過來,記得我才剛來半個月,每次只要坐在藤椅上就會摸你,這當然是我們心照不宣的默氣。

聰明如你,不知道有沒有發現我今天摸你特別久,一直出神的叫著你的名字,其實是因為我有點感傷,你察覺到了嗎?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前一陣子心血來潮參加了一個第一屆華文blog比賽,今天捎來入圍的訊息,其實有這個blog已經有一段不短的時間,然而先前一直沒有很用心的在寫,直到來到非洲的這幾個月來,覺得很想把這段有趣的回憶寫下來,跟台灣的朋友們一起分享在這邊遇到的一些事,思索的一些事,於是就揪著自己開始在螢幕前面爬格子,就當做是一種寫作的練習吧。

對我自己而言,這麼一段時間寫下來,每隔一段時間回頭看看自己前一段時間寫的文章,想想看想法變了沒,甚至在讀著自己這些文章的片段中,看著自己演變的脈絡,本身就是很有趣的事情,有時候會覺得,生活就跟著感覺過吧,如果有甚麼非記得不可的片段,自然會想起來,但是在與葡萄牙醫師的西班牙太太談起自己去過西班牙,她張大著眼睛興奮的問我去過哪裡,我張大著嘴巴只想起一些矇矓的感覺。

也許,有些事情還是很有回想細節的必要吧^^。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上高中的時候瘋狂的看武俠小說,自然而然就會讀起新田次郎寫的武田信玄,山岡莊八著的織田信長或是伊達政宗還有豐臣秀吉當然還有德川家康,最早入門的是德川家康,其中讓我最熱血的一段就是當竹千代(德川家康的乳名)被今川家抓回去當人質時,同竹千代一起長大的小武士家臣當場二話不說,在荻原江面全數切腹,這場景不曉得為甚麼就讓我在圖書室裡看得熱血沸騰,山岡莊八一隻巧筆把日本戰國時代的場面帶到我的面前,也引領我繼續讀著他的其他著作,記得是在看完銀河英雄傳說之後…。

一五四八年五月十八日深夜,日本,名古屋…。

廳堂上坐著那個蓄著小山羊鬍的男子,他的眼神態然自若,悠然望烏雲密佈的天空,若有所思的自付道:”是一場雷電交加大雨啊…。”

手掌揪結成拳,他在回想剛剛會議上那群無能的飯桶,不過失陷了丸根跟鷲津兩座支城就亂成一團,盡是一些短視的傢伙,吵吵鬧鬧卻一點辦法都拿不出來,還想要說服我投降今川那個笨蛋。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為了休假期間避免有大量的藥物進出,禮拜四我跟昆澈一起準備了一大批藥給門診中心,藥局主任小胖知道我隔天要去離島普林西比就一副很瞭的樣子,”Bruno你要離開了聖多美了喔?”

“你怎麼知道?”我很納悶。

“因為你們台灣來的年輕醫生,每次要回家的最後一站就是普林西比,去年的Dr Cesar(周星賢學長)也是去普林西比玩之後就回台灣了…。”小胖告訴我整個事情的邏輯…。

星期五早上,為了趕早上七點十五分起飛的飛機,我六點十分就起床,拿好義診要用的藥品和潛水鞋,吳醫師就帶我們前往機場。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下面是2002/06 跟大學同學一行十二人的遠征西班牙之旅
從fifi版上的mark文又挖出來 整裡一下以資紀念
---------------------------------------------
為了不負版名,先寫個巴塞隆納吧!!!

6/3 住處附近觀光,我們就住在很有名的拉布蘭大道旁的小巷子中,到西班牙的當天就沿著大道逛
許多街頭藝人,還有非常多非常多的觀光客,大道的盡頭有哥倫布柱,哥倫布的西班牙文是(Colon)
這是旅程的後段我們才發現的,一開始只是常常在路名上發現,我們就"大腸路、大腸路"的叫。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是這週聖多美報紙關於霍亂的新聞

Só o Príncipe ainda não foi afectado
(全國七個省區中只剩下離島普林西比還沒有受感染的案例)
Cólera chegou a Capital
(霍亂已經抵達首都)


Um mes depois, a epidemia de cólera que assola o País, já fez nove vitimas mortais e 383 casos de contaminação foram detectados. Tres dessas mortes ocorreram nos serviços da saúde e os restantes são considerados óbitos extra-hospitalares, sendo quatro de Água Grande, dois de Mé-Zóchi, um de Cantagalo, Lemba, Lobata respectivamente. O aparecimento de dois casos de infecção na prisão, coloca a Capital como uma das cidades afectadas.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100x35.gif 在Neves巡迴診完回來的路上,我終於忍不住把我長久以來的疑問丟給駕駛座的司機Celestino,”為甚麼這邊隨地放養的雞豬當家都不怕會被人家偷去吃掉?”

註 各位看倌須知這邊鄉下人畜共生的情況,連城市都隨處可見路過的豬羊,不過有趣的是,這些家畜家禽都不會有標記,我實在很好奇這樣”路不拾遺”的天下為公精神是怎麼存在的?

“對呀,”我說,”如果是在台灣一定早就全部被抓光吃掉了,如果你要養甚麼東西拿來賣的話,一定要蓋一間豬舍或是圍籬才養得起來。”

“因為dono(主人)會知道ㄚ。”Tino回答得理所當然的樣子。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Nov 11 Fri 2005 22:29
  • 還是

我的心還是滿溢悲傷
憂懼讓我在南半球沉沒 像鏤空方舟
以逆時針捲入 下墜 永無止境
開心的事沒有 回憶的火光熄滅
今夜的黑暗由我腦中溢出 吞沒世界
晦暗幽冥的酸液腐食我 沿著胃壁希望摸索不著
入口盡是苦澀瀝青 酸腐愁泥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看診的時候遇到一個十九歲的小女孩(對我來說已經是小女孩了><),她的主訴是”過敏、全身癢。”

於是我就問了,”那甚麼時候會癢呢?”
“下雨的時候,淋到雨以後就會開始癢…”小女孩講得煞有其事的樣子,還說”淋到的地方就會癢,然後就會全身癢…,還會腫。”

“全身嗎?”我還是忍不住質疑了一下我的病人。
“嗯,”小女孩篤定的說。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最近我的同事 在農技團的Marcos為了推廣葡文字面上為"台灣蘋果"(Maçã de Taiwan)的寶島特有熱帶水果蓮霧
展開了一連串的推廣血淚史 就讓我們到他的網頁去瞧瞧是怎麼回事吧!!!


左邊的文字部份翻成中文就是

香甜爽口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7 Mon 2005 03:01
  • 然後



然後 風就停了 窗櫺上的木鈴也靜下心來
時間停了 頻頻冒出問題的嘴巴也閉上
世界安靜下來了
妳張大著眼 我也眨了一下
我說我們停在六點四十三分 我試著用眼睛告訴妳這件事情
妳說我不該再說話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然不是歷史上的今天 只是不能免俗的都要用這個通用的開頭,就是這張紙,上面紀載了一條"教皇子午線",讓我剛剛花了一個多鐘頭的時間在鑽研,感覺起來有點笨...:<
不過為了不要讓今晚的努力白費,還是把這段搜尋的過程紀錄下來

只是洗澡洗完突然想要知道,那個小陸翻的《托尔德西拉斯条约》到底是甚麼葡文字拼成的,好,總算給我找到了...Tratado de Tordesillas,Tratado就是條約的意思,不過那不是重點


這條線為甚麼對一個學葡語的人重要 原因在於你既然學過葡文,就一定學過哪些國家說葡語 (讓我來背一下好了,我們從葡萄牙出發,先沿著非洲大陸往下向東繞行,依序是維德角Capo Verde、幾內亞比索、我現在住的聖多美普林西比、安哥拉,遶過好望角到非洲大陸的東側莫三比克,接下來到達在亞洲的東帝汶和澳門;另外一條路線則是往西出發,到達在南美洲唯一的葡語系國家─ 巴西)


這是一個古老的故事,話說成吉思汗的蒙古鐵騎撞開了通往歐陸的大門,將熱內亞的難民挾帶著可怕的鼠疫趕往整個歐洲大陸,鼠疫橫行,接開了歐陸著名的"黑暗時期",人口銳減近一半,百業蕭條。經濟力的大幅消退讓已在國內找不到商機的商人逐漸把眼光放向海外,他們從遙遠的絲路看到了一個充滿黃金、絲綢跟香料的東方,然而,穆斯林教徒佔領的中東卻長年來阻隔這個資本家魂牽夢縈的黃金國(當時的的中國是遠東,所以對他們來說的東方黃金國實際上是印度),為了尋找更好的機會,大航海的故事,就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展開了...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5 Sat 2005 20:58
  • 真實

假做真時真亦假 無為有處有還無 ~ 紅樓夢

今天要討論的是主體的真實跟客體的真實

其實越來越發現 真實是屬於主體的事 只要主體相信 就有真實
但是公認的客體真實卻難以存在

以前總是會擔心無謂的事情 譬如說當你手中拿著一杯水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由於專責Lobata省的感染科的醫師掛病號,前往法國,過去曾經在Lobata工作半年時間的我,順理成章的在我前往Lemba省,途經Lobata省Guadalupe衛生廳的途中,打點一下Lobata的一些帳單或是耗材,以及廳長最近需要的藥物或是遇到的問題。

上週因為昆汀進行糖尿病的課程,我們交換工作,我在婦幼中心看診,因此一整週我都沒經過Lobata。

上上週經過時,廳長Filomena跟我提到最近在Lobata省又有霍亂的流行,於是這個禮拜一的時候,我們依照廳長的要求從藥庫準備了大批的輸液前往Lobata應急,然而今天當我轉進Guadalupe的巷道時,看到之前的技術員都穿起了不算完全的隔離衣,拿著噴藥桶在醫院噴藥,一問之下這幾天Lobata省湧進了大批的霍亂病患,把舊規模的住院部床的佔滿了,其他疾病的病人已經全數隔離遷往由台灣出資新蓋的病房,大家這幾天都工作到深夜。

我跟這群先前認識的護理技術和行政人員打完招呼,他們告訴我廳長Filomena也生病了,今天沒有來上班,呆在家裡。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想接觸病人的經驗還是很不夠

護士Jarquine告訴我Neves現在也有三個疑似霍亂的病人在住院,所以今天不能跟我一起去巡迴診。

到急診室看完一個病人,檢查報告出來了,於是去改了一個病人的處方,回到診間,看到一對父女,小女孩約莫七歲,手上像是骨折一樣纏著繃帶,看著父親焦急的神情,我指示他進到診間,當下小女孩舉起她的右手掌,竟然已經腫得像小叮噹,原來是之前被一根魚刺插到了,急診室給過父親一些止痛藥跟抗生素藥膏,但是沒有給口服抗生素,拖了八天就成為現在看到的景象。

看著小女孩手上皮下的蓄膿,我很沉痛的表示…這需要切開引流…。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沉默已久的疾病 以其古老子民的 肉身發聲
談論的不只偏頗 還有不公的原罪
貧困與死亡 饑餓與哀傷 在奔逃四散的人群背後 攫取孤單

也許上帝的悲憫 就是苦痛的總值
所以黑人命短 白人長壽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圖片由小島雞場牧人攝影


有安全圍繞的處所意味躲藏
風止處有牆隔
音啞形成的安靜 始於沉默鬱積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