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午過後,小島的天空,從海洋那端飄來厚重的烏雲,風有些微涼,颼颼的吹著高大的椰子樹…。




沿著海岸線,雨滴滴答答的落下來,把窗櫺的鏡面也弄得模糊起來,在我的海景小房間裡彷彿隔絕出另一個世界,昏黃的燈光,還有借來的變身怪醫…。

這是個很好的下雨天呢…。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事情就是這樣 雖然值得非議 但是不容置喙
然後爬到了葉梢的春象 就開始變得舉棋不定起來

沒人悲憐所謂單純的該與不該 虛偽的誠實
審視的大眾沉默 參與的演員就應當噤若寒蟬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一夜,我們在二樓的窗台上,遠方星星間的藍色亮點,正一閃一閃逐漸向我們襲來,我常在心中暗禱這是本世紀第一個來到地球的外星人,而我是第一個目擊者,這樣的虛榮常常在滿天星斗的夜裡困擾著我。

從我們現在的角度,可以清楚的聽見樓下兩個酒鼾耳熱的老先生還在一樓的餐桌上頻頻相互搶話,一個說”你聽我講”,一個說”你別再說聽我講,你說祖母綠的事情我已經聽你說過三次…”。

”你聽我講”,”等等,你讓我說完,頭七這個事是真的有點學問,你說是不是” 。
”你聽我講”,”你不要再叫我聽你講,你說是不是有點學問嘛,是不是?”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張照片看不看得到我跟柏堯在櫃台裡面炸豬排呢???
這是懿芝學姊試賣中國菜的首部曲  一致好評  我跟柏堯就插刀協助炸春捲跟豬排..
本篇文章延伸閱讀...[聖多美的風土民情]

過去外國人對中國人總是有個鮮明的印象…”嚇?!你們吃狗肉!!!”
“是啊,一黑二黃三花四白,香肉比雞肉還好吃。”
外國人心想”中國人真是太可怕了!”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晚,我從餐桌上弄好東西,就打開了出去的門,月光是豪無心機的皎潔,輕柔無比的灑在夜間的海面上,隨著潮汐起落形成飄忽不定的波光,但是這時候我卻開始有點緊張起來,我尋著夜色去捕桌警衛室和藥庫前的草地上,有沒有正在移動中的物體,隨即我吼了一聲 “阿妹~”。

昨夜cocomo的小愛犬才過逝,阿妹雖然已經是資深團員又是聖多美的老江湖,然而據說阿妹常去的旅館Marinbeach最近在毒狗,甚至拿出槍來殺狗,真是讓我心頭一緊…。

阿妹是條黑狗,不知道為甚麼,我總覺得我跟黑色的狗特別有緣,大學同學養的狗大將,還有現在的阿妹,或是小時候外婆家的柔柔,似乎對黑色的狗我就會有一種親切感,但是我還記得,第一天來剛摸阿妹的時候,阿妹還惡狠狠的作勢要咬我呢。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本文圖片感謝攝影師cocomo

這件事變得有點複雜,以至於到現在我還不清楚自己對這件事情的評價…

其實單純的來說,義診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體驗,不只是因為要應付遠比從前巡迴診大量的人數,也可以看到很多平常付不出醫藥費的民眾,他們其實有著甚麼樣的需求、為甚麼病痛而苦惱,也因為這次國慶週義診的機會,我們造訪了一些沒去過的地方,包括在Lobata省的Changra,還有在Mezoxi的Monte Café,以及還正在醞釀成行的離島普林西比義診,為了應付大量的候診人數,我們也有機會在過去殖民時代雕樑畫棟的歷史陳跡裡看診,這在某一種程度上大大的滿足了我對於那個過去時代的想像,而且,我總是偏好在都市以外的地方看診,去實地看看真正在地人的生活,因為這些是我來非洲最想看到的東西,對我來說都是珍貴的回憶。

由於管理醫療團藥庫是我平日的工作之一,為了開始在這些地方義診,我負責準備每日供應的免費藥物,還好有蓮芬姊幫忙,提供她過去的義診經驗,經過了這幾日下來,我大概可以了解民眾需求的藥物,也可以掌握到底還有哪些藥物要補充,我們多帶了哪些藥,少帶了哪些藥,這些都是很好的學習,有這樣的經驗,我想再多辦幾次義診我也都得心應手了。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15 Sat 2005 07:01
  • 隨筆


我就這樣親吻你了 在人聲鼎沸的時候
我們在嘈雜的時空相遇 又在學習耐心和衝突之中分離
失散的童貞在夜裡低聲哭泣 弔唁一場不得以的宿命
我總以為向現在這樣撇著頭 眼角餘光的交錯
就能夠溫習現在心照不宣的碰觸
這真是無可救藥的浪漫 在肉眼所見不到的空隙中
我們交換著唾沫與體味 分享著一呼一吸間共有的時空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尋人啟示


本圖片由義診隨隊攝影師cocomo拍攝



謝謝大家熱烈的迴響 台灣是個充滿愛心 很棒的地方!!!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




推開大門,迎面而來的古老氣息挾著一股濃郁的典雅哀愁,從保存完好的木頭玄關透散出來,今天是義診週的第三天,我們一行人來到位在Lemba省的Diogo Vaz。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過去,聖多美的剛出生到滿五歲以前的小孩都沒有名字,登記冊上面一概是寫”無名”,後面括弧母親的名字,原因是因為瘧疾會對他們做出無情的考驗,直到他超過五歲,免疫力已與反覆的瘧疾感染達成一種比較合諧的共存,然後這些孩子們才會有自己的名字…。

以客觀一點的數字來說,在三年前,聖多美各地的瘧疾盛行率是10%~20%,差不多就是你走到路上隨便去帶十個人回來抽血,就會有1~2個人有瘧疾,因此他們總是在反覆相互感染間,工作、過著自己的生活。

Lobata的衛生廳長Filomena就對我說過,”真可惜你沒看過我們之前病床人滿為患的情況,你知道嗎?三四個媽媽和小孩共用一張病床,沒有床的病人就只好躺在地上…。”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最近我的農團同袍Marcos寫了幾篇好文
大家可以到他的blog參觀一下...
全民Lula瘋 !
最近聖多美的海灘聚滿了人潮,此起比落的大叫"在這裡!在這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讓我們跟著Marcos生動的文筆去看一看吧~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時空的場景是這樣,我們在聖多美的鬧區中,一個美國老闆娘開的小咖啡館裡,外邊有點下雨,我的對面是一個葡萄牙醫師,還有她親切的妻子,一個西班牙人,咖啡館裡的面孔多是白人,我們用著英語夾雜葡語交談。

他說:”…我的第二外文第一是義大利話,第二是法文,第三是西班牙文,第四才是英文,等到我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唸PHD以後應該可以流利些,你就可以不用忍受我的英文了”。

(聽得真快吐血)
“其實我覺得你英文已經講得很好了,所以你們兩個是在義大利認識的?”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隨著要回家的日期逼近
突然在別人的相簿裡面看到一些有趣的照片
想想這個在海邊的暑假 也快接近尾聲了
而我的海又在哪裡呢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了電影版的phantom of the opera
才發現自己以前聽這個歌劇還真的是無所用心
很多劇情的細節是這次才看懂了
也發現"夜半歌聲"原來是完完全全的"中文版" (除了音樂不同以外)
幾乎沒有太多的改編成份 (改成中國版的典型倫理大悲劇背景)
不過不能怪我咩 因為我早就認定"悲慘世界"或是"Jackle and Hyde"以musical來說比Phantom好聽
再加上我又很不巧在歌劇院等到大家開始在下水道裡圍補Phantom的時候睡著了 哈:p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拔劍三刀 霍霍劃開你偽白面具
不恥啣著輕薄不俠的老狐狸
滿口是非威信

剁剁冒瀆乳房鹹鹹豬手
游離的掌指懸掛大狗山巔
撫刮光說操控兩面雙嘴
封印無比下流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粗鄙與侵犯本擬會在餐桌上 肢解女體
卻低估了非洲和女性 長久以來的 忍耐
輕笑 因為沒有正片衝突的記憶
招惹不起的懸殊 只有逆受一襲輕薄
我看不真切 妳心底曾有的淚
只哀悼 妳我非關性別的差異

不過就是一份工作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我告白了,我想今天與明天的差異並不顯著,活著與死了的關連也不強烈,反正存在與否的表格早就填滿了,多的是一些是是而非的塗鴉,究竟為甚麼我會停下來發言的,而開口的目標和對象究竟有沒有邏輯的順序,前因與後果的必然關係就跟完美的真實不存在一樣詭譎,我只能在暗夜裡喝著悶酒,去詢問或是理解都太過費力,所以我就像時鐘一樣懸著了,懸掛在客廳的一角,一吋一吋的旋轉著仿彿自己也是個有生命的形體

我知道我的不言不語只是不願意重覆那些曾有的字句,我的無奈來自於血液,就像三歲的時候姑婆就把我吊在榕樹下要我吃下香灰一樣與生俱來,我的瘋狂來自於安定與固定,在沒有規範的時候我才會渴求尺度的協助

所以我總是迷醉,想像自己在一場酒精注射裡的救贖,我的原罪來自於天賦,我的狂妄起源於厭惡,所以啤酒跟咖啡是一樣等同存在,就好像大海跟天空一樣漫無目的,思緒脫出了框架,在雲端間飄浮,該嘶聲力竭吶喊的辯解都已經多餘,我們就自顧自的叫賣起來,販賣那些屬於自己或是別人的個體,兜售那些純靜或是骯髒的靈魂,我想專注的本身就是一種錯誤,失去理智的邏輯就因此更接近真實

在那些黑暗裡我能夠辨別的只有體溫,所以我在掛帳裡尋找過大或是過嫩的比例,我不考究溫柔的價值,只是尋問論斤論兩的肉是不是物超所值,我在輪廓和形體之間定位姓名,遵守跟調情我都一蓋不允諾不反對,過冷的海水覆蓋冰凍的腳趾,微寒的夜讓我們都精疲力竭,但是瘋狂的本身還是字句,描述掙脫了束縛切斷了理智,我們在需索裡成為猛獸,就好像滿足與渴求的兩端逐漸接近,在關注與失焦間達成共識,觀點與立場都不再是重要的,專注才是真實的本身,在聲嘶力竭中我們撞上了理智,所以單就脫去衣物並不表達美感本身,更多的是一種武斷的質問與否定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頭去了bbs看看大學的時候留下來的簽名檔
還有放了快三年的名片檔
看到這些過去在乎的 或是寫過的東西
還是覺得有點意思 (怎麼覺得年紀小的時候就是比老一點有勇氣ㄚ...:p)


一直在接受等待的靈魂
我們一起來輕聲說吧 !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