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用這樣的姿態悲傷 因為實在沒甚麼愉快的曲調
我也沒禁止淚水持續從我臉上離開 只因為想讓自己的視線裡僅存黑暗
在我住的世界裡 人們互相猜忌 殺戮 在舔血的欲望中找尋真實
因為真實是如此的難得 所以我們都戴上面具 從小小的洞口裡
冷冷的搜索著外界 人和人逐漸成了遂行對方意志的工具
吶吶的口 微弱的無聲指控 但是既得利意者還是會微笑
我們在面具後面盲目的對對方擊劍 攻擊的本身不只失去本來的意義
幻化成一種本能 在擊倒對方後尋找下一個目標 或在那之前躺下

刀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